当前位置:ag8 > 体态动态 >

[秦力洪]上海NIO House开业仪式上 秦力洪回答了外

  这座以用户为中心的NIO House和蔚来在北京和广州所设立的空间一样耗费了巨资。在报建编号为1702JA0135的招标公告中界面汽车发现,蔚来在兴业太古汇中心装修上的总投资计划为1000万元人民币,建安费用为781.8万元人民币,施工工期为108个日历天。

  在花费十多年才得以建成的兴业太古汇中,总部位于嘉定的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用一年高达七位数的运营费用建立起了一个李斌心中的“城市绿洲”,这个绿洲的左边是一台EP9,右边是一台NIO EVE,想要见识“网红”ES8的真面目,还需要走进展厅更加深入一些。

  在如此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我们自然不能“放过”追问秦力洪ES8产能和交付的绝佳机会。下面是5个大家最关心问题的答案:

  秦力洪:我们跟江淮的合作关系一直都非常融洽,从来就没有不好。蔚来和江淮敲定深度战略制造早于蔚来成立。

  秦力洪:媒体去的时候正处于小批生产阶段,主要是为了验证工艺和流程,平均一天就产几台车,所以确实没有大量卡车在门口排队的盛况,这是事实。李斌的类比很能说明问题,别人在产房里正准备生孩子,生产过程中了,旁边一个人说孩子拿给我看,你不给我看就说明你没怀孩子,就是这一刻证明不了,稍微等等就能证明了。

  问题三:如何解释媒体实地采访的“空闲”工厂

  问题五:嘉定的外冈工厂进度如何?

  许多人都会对蔚来在北京东长安街1号设立的第一家NIO House印象深刻,但很少有人知道,上海兴业太古汇的NIO House其实才是李斌计划中第一家开业的中心,从2017年1月选址确定到2017年9月14日接受推倒重来的审判,再到2018年5月26日正式开放,几个朴素的日期组合里几乎浸透了蔚来所有的曲折与顽强。

  秦力洪:合肥工厂的设计满负荷产能是10万台,到今年年底的时候能够爬坡爬到1万台。从去年10月开始实际运行,最开始是做测试车,后来做小批量产车,目前已经在大批量产。

  秦力洪:真正交付很快开始,但没有具体日子。蔚来的交付标准是上好牌和保险,所以现在决定最后交付时间是各地的车管所和行政管理部门。车已经在,我们很快就开始了,所以大家就稍稍耐心一点点。

  问题四:和江淮的关系日趋紧张?

  问题一:交付的具体日期?

  问题二:合肥工厂是否正常运转生产?

  蔚来联合创始人秦力洪

  蔚来官方对NIO House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极简科技和温馨妥帖的综合体,除了展示蔚来品牌、产品的基础功用外,更多的是为喜爱蔚来的人提供一处随时可供休息的“城市温暖客厅”。正如蔚来联合创始人秦力洪所描绘得那样:没事你应该不会去4S店喝杯咖啡,但你可以却很随性和放松地来NIO House。

  秦力洪:外冈工厂现在已经被列为上海市的重点工程,跟上海市政府合作进行的,换言之,谁也不敢不正常,必须正常。建成后会成为蔚来汽车的标杆示范工厂。

  三月的江城,已是暖意融融。3月15日,在光谷的二妃山庄内,蔚来与武汉的媒体展开了一场见面会。

  早在2016年12月,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武汉东湖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和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在武汉共同签署《长江蔚来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合伙协议》。协议约定三方将共同发起设立总规模100亿元的“湖北长江蔚来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基金专注于电动汽车关联产业中处于成长期和成熟期的新能源、汽车及科技企业投资,并进行产业化发展。此外,还将在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建设长江蔚来智能化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总投入不少于人民币200-300亿元,产值目标为1000亿元。2017年5月,蔚来与武汉东湖高新区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就蔚来能源项目展开合作。该项目分三期,于围绕电动汽车用户的充电需求,进行充换电设备的研发、制造、布设,提供基于移动互联技术的智能充换电服务,发展基于动力电池梯次储能的能源互联网业务,将有力拉动产业链上下游的投资。其中,蔚来能源的总部就位于光谷。据秦力洪介绍,蔚来每进入一个城市,要注册两个公司,一个是销售服务公司,另一个就是能源服务公司。其中能源服务公司都隶属于坐落在武汉光谷的蔚来能源总部。目前蔚来总部位于上海,三电领域位于南京,而融资板块和能源服务落户武汉。武汉九省通衢,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汽车产业环境优越,三地彼此配合效率很高。加上武汉市对蔚来在政策上大力支持,秦力洪表示,布局武汉显得越发重要。至于未来,秦力洪也请外界给蔚来多一点时间,即便是众人熟知的特斯拉,也是发展了15年才走到今天。假如将蔚来与特斯拉发展的第三年对比,蔚来绝对不输于特斯拉。

  自去年12月份盛大的“NIO DAY”以后,蔚来相对而言在低调许多。秦力洪表示,蔚来下一次再回到舞台,集中展示品牌的时间点,可能在今年的北京车展上。虽然表面平静,底下却是暗流涌动。从“NIO DAY”到正式交付这段时间,对蔚来的管理层而言压力巨大。无论面对是投资人的投资,还是用户的定金,如何回报他们的信任,让管理层备感重任在肩。蔚来中心

  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蔚来选择进军武汉?对此,秦力洪表示蔚来和武汉其实有着深厚的渊源。

  蔚来总裁秦力洪对于蔚来ES8在武汉地区的预定量,秦力洪坦言,蔚来目前不对外披露任何预定的数据,只有实际交付的时候才会告知大众。他解释道:“因为交付量是客观市场数据,而从预定到交付期间,不能确定数据是否会有变化。作为一家新创企业,初期交付量的多少其实无所谓,但我们担心从预定到交付期间发生变数,让外界以为我们像某些公司一样吹牛。”即便没有透露具体的预定量,但秦力洪也告诉记者,ES8的武汉地区预定量已经超过了去年特斯拉在武汉的上牌量。ES8交付在即,秦力洪不管对于武汉,还是湖北的市场,乃至全国的市场,都充满信心。蔚来ES8

  “昨天冒着雨,我去看了武汉不少地方,最后确定了武汉蔚来中心的选址。”蔚来总裁秦力洪告诉中国新能源汽车网记者。由于尚未签署租赁合同,秦力洪并没有透露武汉蔚来中心的具体地点,但他表示,选址和武汉城市文化相得益彰,“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

  从企业初创到产品面世,蔚来只用了短短三年多的时间,在整个汽车历史上也是凤毛麟角。按照秦力洪的话来讲,新车交付在即,“公司内部已经进入了巷战阶段。”

  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大家好! 我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个简短的思考和分享,就是我们来讲一下智能电动汽车的中国机会。我们来看待汽车的代际关系,跳出某一个平台、某一个技术和某一个品牌,宏观的看一下。就像电话咱们以前有电话,后来有移动电话,最后深刻改变大家生活的是叫智能手机,我们觉得汽车也有这么一个大体的代际的分化。从汽车到出现以电动汽车为主的新能源汽车,到下一步电动化和智能化相融合,我们会看到智能电动汽车,我们坚信智能电动汽车是可见的将来一个产品形态大的趋势。

  以下为他的演讲实录:

  电动汽车由于它独特的架构,它更加容易把一个相同的车内空间来构建成一个更加适合生活的空间。我们说车辆逐步的从一个代步工具变成一个移动的生活空间,电动汽车尤其是这一代的电动汽车纯平的底盘,底盘中制的电池包,没有传统的换档机构,整个空间的结构,尤其在地板部分,利用这样一个底盘的特点形式,我们其实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比如我们未来自己的一点小小的实践,我们的ES8和ES6是在副驾驶座上做足了文章,我们副驾驶座可以把它放倒,成为一个类似于像床铺一样的座位。有脚托,有腿托,座椅可以移到二排交界的地方,妈妈既可以照顾第一排的先生,也可以照顾第二排的孩子,为家庭的互动提供更多的可能。中控台我们依然保留了,但是把中控台的底部做一个完整的储物空间,解决我们开车日常痛点。我们开车没有地方放包,由于女士们没有地方放高跟鞋,买一杯咖啡没有地方挂等等,我们要改变这些车上约束人的自由和舒适性的东西,电动汽车的纯平底盘让我们具备了更多的可能性。

  智能化和电动化天生就是一个可以来互相融合的,在技术上可以互相融合、互相补充,而不是两条平行的道路。我们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表达一下,当整个汽车行业朝无人驾驶这个技术发展的时候,车的控制和反应能力速度就非常重要。汽油发动机为主的车要实现一个控制的动作,可能典型的需要五百毫秒,比如一个紧急刹车制动或者急加速。对于电动汽车来说,这个可能在30毫秒左右可以做到。因为这个是由车的技术和机械结构决定的,电动汽车直接改变这个电流输出,就能够直接的调整电机的运转速度,作用于轮轴,作用于轮子。内燃机不管怎么样先进,你还要发出信号以后,还要给油,活塞运动,燃烧,推动活塞再通过齿轮,通过传动系统作用到具体发生速度的轮毂上。它天然时间就要长一些。

  我们不是学者,统计不具备完全的代表性。我们是做了一些自己的研究,五百毫秒和三十毫秒代表什么意思呢?当我们在高速公路上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行驶的时候,当发现执行一个刹车,五百毫秒和三十毫秒之间可能就是发生与不发生车祸的区别。当我们在交通比较堵塞的比如北京,咱们日常的车辆使用的状况上来说,反应慢一点,就意味着你可能总会被人加塞,并不过那个道去,所以这个区别还是比较显性的。

  蔚来我们是一个新品牌,但是我们整个从品牌创建到现在4年多的时间里面,我们对研发是非常重视的。历史虽然不长,但是重金投入研发。目前,蔚来是在电机、电控、电池包,整包,智能网关,智能数字座舱和ADAS高级辅助驾驶这六个方面都是能够做到比较完整的研发体系,完全从以自己为主,全项的正向开发这么一个能力是完全具备的。每个企业在研发的投入上的重点都不一样,我们蔚来选择了这六个方向,无独有偶,家家都有家家的长处。在这六个方向,就是智能电动汽车这六个方向的布局上,全世界除了蔚来,另外还有一个企业就是特斯拉,在这六个领域坚定的自主开发。另外我们很坚定的投入了方便电动汽车用户使用车场景的智能电动汽车的本地化的基础设施内容和应用场景。比如很多朋友知道我们是可以换电的,我们有移动充电车,我们有一键加电服务。

  总而言之,我们整个蔚来是一个新公司、小公司,我们的实践只是一个小小的样本。但是通过这个样本,也通过我们更多同行的努力和今天专家学者们的演讲,我们可以深刻的感觉到属于智能电动汽车的时代已经开启了。作为汽车行业的一份子,如何来迎接这个潮流的到来,并且作出一些创新的东西,那就是我们企业界应该来贡献一点力量了。今天时间有限,跟各位沟通到这里,再次感谢大家。

  秦力洪表示,从汽车到以电动汽车为主的新能源汽车,再到电动化与智能化相融合的智能电动汽车,是将来产品形态的趋势。智能化和电动化天生就是可以互相融合的,在技术上可以互相融合、互相补充,而不是两条平行的道路。对于中国汽车品牌来说,智能电动汽车的发展方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换道先跑的战略机遇。

  另外,我们还为我们的车主构建了一个网络三上的社区,我们蔚来单品牌的APP注册属于已经超过了80万用户,每天的日活在20万左右。我们的用户和我们除了线下通过车来和服务,在线上通过APP结成了非常有生命力的社区。

  1月12日,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19)上,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发表了“智能电动汽车的中国机会”的主题演讲。

  蔚来去年下半年开始交付以来,我们一共向市场交付了一万一千多台ES8,在高端电动汽车的市场里面是居于前列的,并且在去年下半年是力压特斯拉,获得了整个高端电动汽车市场第二名的成绩,第一名是宝马5X的PHEV。另外一个,我们整个蔚来的车主没有受限于电动汽车使用不方便的制约,他们用自己主动的行为跑遍了中国280多个地级市,我们有一套地标系统,他们一共点亮了超过26万个地标。我们的蔚来能源有充电桩、换电站,移动充电车和云端的调度和地面的服务团队,合到一起,我们已经累计为我们的用户提供了超过4万次一键加电服务,极大的缓解了大家使用电动汽车的焦虑。相关的实践还有很多,比如我们已经在G4京港澳高速和G2京沪高速上全面部署了换电站,我们也即将在从上海到湛江的G15南段全部部署我们的换电站,方便我们的车主出行。我们蔚来充电地图接入了超过15万根公共充电桩,另外,在接近100个热门的旅游地点部署了七百多台专属的充电桩,方便我们车主出行。我们的人工智能系统被我们的用户在车上使用超过了五百万次,这样的数字还有很多,虽然蔚来是一个很新的品牌,但是我们愿意用一天一天一点一滴的行动来培养智能电动汽车使用的场景和使用的习惯。

  同时,蔚来单品牌APP注册用户已超过80,日活用户20万左右,在线上结成了非常有生命力的社区。这些都证明了智能电动汽车的时代已经到来。

  对于中国汽车品牌来说,我们认为智能电动汽车这个大的发展方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换道先跑的战略机遇。很多朋友我们在过去经常说到加速发展,弯道超车,其实我一直认为弯道超车这个说法可能有点过于激进。就像我们做汽车的比赛或者体育竞赛,我们都知道弯道是跟随,直道才是超越的时候。而且现在整个市场的形势比较多变,技术发展比较快,每个国家、每个企业都很努力。要纯粹的绝对速度比别人快,理论上长期来说是很难做到的。我们的机遇是什么呢?我们的机遇是当一个新的赛道出现的时候,当大家还在犹豫的时候,我们可以勇敢的在新的赛道上先跑起来,我们叫换道先跑。智能电动汽车就是一个全新的赛道,在这上面我们认为应该有先行者,先把事情做起来。问题永远是讨论不完的,技术的研究、问题的讨论、风险的思考永远都不会停下来。对于企业来说,我觉得我们需要做的是勇敢的去践行。在这么一个历史机遇里面,我们可以率先的出发,抢夺一定的先机。

  秦力洪现场介绍,蔚来去年下半年开始交付,共向市场交付了一万一千多台ES8,去年下半年力压特斯拉,获得了整个高端电动汽车市场第二名的成绩。目前,蔚来的用户跑遍了中国280多个地级市,蔚来为用户累计提供了超过4万次一键加电服务。

  秦力洪强调,智能电动汽车处于一个全新的赛道,应该有先行者把事情做起来。问题永远是讨论不完的,技术的研究、问题的讨论、风险的思考永远都不会停下来。对于企业来说,需要做的是勇敢的去践行。在这样一个历史机遇里,我们有机会率先出发,抢夺一定的先机。


End
    本文地址:http://www.ecshopzone.com/titaidongtai/2019/0829/374.html
    声明:本页信息由网友自行发布或来源于网络,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本站只为传递信息,我们不做任何双方证明,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文章内容若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 © 2019 ag8官网资讯博客 www.ecshopzone.com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