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 > 体态动态 >

[韩信]中国历史上的军事家中,韩信可以排进前三

  这要是做起来难度太大了,因为翻越秦岭是体力活,

  这时候章邯才大呼上当,原来韩信小儿竟然使了一个障眼法。

  即使军队能过来,到时候也是强弩之末了。

  刘邦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军中隐藏着这么一个大神级的人物。

  在这三个王中,最牛的一个就是秦末名将章邯了。

  若是没有韩信的话,刘邦是不敢出汉中去单挑项羽的。

  韩信打仗前会充分考虑天时,地里,人和等因素。

  刘邦听了韩信的建议,也就是仅仅到汉中才四个月的时间。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章邯吃败仗。

  韩信打了这么多仗,无一败绩。

  也就是说,刘邦想出汉中所面对的第一个人。

  刘邦也是其中一员,所以刘邦在项羽面前根本什么都不算。

  韩信明白这时候的刘邦是看不起自己的,为了显示自己的才能。

  后来,经过萧何月下追韩信。

  五

  韩信是这样想的,当时想出汉中有两条路。

  因为韩信就没想和章邯发生直接的冲突过。

  刘邦看在萧何的面子上让韩信当了个大将军。

  三

  让别人以为他们会通过栈道到达关中,谁知道他们暗地里竟然翻越过了秦岭。

  我举个例子,你就知道韩信有多牛了。

  四

  他也是丝毫不会含糊的,重点还在于只要他敢打,这个仗肯定就能赢。

  他不是你的对手,我们要尽快杀出去,到中原和他争夺天下。

  他们以为刘邦集团要修个一年半载,才能把栈道修到他们脚跟底下。

  于是,他就加派了人手,开始在栈道的这边等待刘邦大军的到来了。

  当章邯看到刘邦集团派人修栈道的时候,他就确信自己断定的没错了。

  后来韩信接着又拿下了魏国,打了让他名动天下,而且是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背水之战。

  所以,章邯断定韩信不会走此路的。

  最后他又在潍河杀死了龙且,最终为刘邦争夺天下奠定了基础。

  韩信是在项羽平定天下后,跟随刘邦到巴蜀,汉中一代去的。

  要知道项羽平定天下后,刘邦的大军只有十万,

  刘邦就在韩信的带领下杀出了汉中。

  就是因为刘邦得到了韩信,他才改变了项羽不可战胜的想法,

  除非,是非正常人才会翻越秦岭,然后攻击附近的军队。

  刘邦才知道韩信有可能是个人物,当萧何向刘邦举荐韩信的时候,

  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比的。

  一条是捷径,那就是需要修栈道,

  也是在这时候,他才相信韩信是难得的将才的。

  那时候的韩信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路人甲,

  因为此刻的项羽正陷入齐地不能自拔,他去齐国平叛了。

  这一战也是韩信当将领后所打的第一仗,

  章邯是地地道道的老秦人,他对秦国的地里再熟悉不过了。

  把栈道修好后可从汉中直达关中。

  最主要的是韩信打仗不怕对手的人多,即使对方的兵力是他的十倍

  这时候你可定会有个疑问,为什么项羽不来援助章邯呢?

  这一经典战役就是大家所谁知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战

  章邯独木难支,最终被韩信打败。

  韩信告诉刘邦,项羽这个人弱点太多了。

  二

  章邯是曾经横扫反秦起义军的第一牛人,他的大名天下人是皆知的。

  刘邦和韩信都知道这个人物的厉害。

  韩信和刘邦有一个著名的汉中对策。

  所以说韩信排再第一是有道理的。

  在他看来刘邦即使想出来,肯定是会选择修栈道的。

  另一条路走起来比较艰难,因为要翻越秦岭到达关中之地陈仓。

  但是,他们也不怕。

  他明着是修栈道,给别人一种错觉。

  他们根本不懂打仗,韩信的大军一杀出来,他们就望风归降了。

  这时候章邯在调兵到陈仓去就为时已晚了,毕竟赛王司马欣和翟王董翳这两个帮手是白痴。

  项羽封这三个王在这里,就是为了阻止刘邦出关的。

  这一点刘邦也是深知的。

  就是秦末名将章邯。

  一

  当时,项羽特意在关中分封了三个王。

  我们来重点讲解韩信打的人生第一战,

  就是在这一席谈话中,刘邦知道了韩信并非池中之物。

  这是的刘邦才明白原来项羽集团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项羽也是能战败的人。

  因为韩信给刘邦分析了天下大势。

  谁知就在他们等待的过程中,却得到了刘邦,韩信已经杀出陈仓的消息。

  就是通过这一战役,刘邦才找回了信心。

  而项羽是四十万,而且整个天下的诸侯王都是项羽分封的。

  其二,韩信清楚敌军将领的为人。历史资料表明,韩信提前派出探子,在确定陈余并未采纳李左车的战术后,这才敢排兵布阵。韩信深知,两军交战前夕战场情报的重要性,所以,在知己知彼后才敢布局。倘若,韩信对敌军形势毫不知情,他是不会贸然出击的。

  其三,在背水列阵的主战场外,韩信特地安排了两千多名骑兵搞了一波“敌后活动”。这两千个轻装上阵的骑兵每个人都准备了一面汉军的战旗,在绕到赵国军阵后方的时候,他们拔除赵军战旗,插上自己带来的汉旗。这个举动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却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参考资料:

  汉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十月,韩信率数万新召募的汉军越过太行山,向东挺进,攻打项羽的附属国赵国。赵王歇和赵军统帅成安君陈余集中二十万兵力于太行山区的井陉口(也就是今天的河北井陉东),可以说,此时的赵军占据有利地形,随时准备与韩信决战。

  背水列阵的汉军虽然牢不可破,但是,占尽人数优势的赵军仍可以采用围困的办法,活活饿死汉军或采用车轮战等逼死韩信。可是,汉军骑兵将赵军大后方的军旗全部改换后,前方的赵军定会认为汉军有伏兵偷袭夹击,心理崩溃后的赵军哪里会想到围困韩信呢?这样,背水列阵的汉军勇士们可以进一步蚕食“腹背受敌”的赵军。

  毕竟,赵军号称二十万之众,若用两千人夹击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呢。由此可见,韩信不但派人在赵军后方插旗,还额外设计了伏兵,虚实结合。

  其一,韩信的对手是赵国大将陈余,这个家伙善于正规作战,对野路子一窍不通。什么是正规作战?其实,就是双方将战场约在一处视野开阔的宽场,然后,针尖对麦芒的大战一场,有点君子决斗的意思。赵军帐下谋士李左车曾向陈余献策,建议偷袭韩信军的辎重部队,使远道而来的韩信军断绝补给。

  古代战场上,谋略计策就写在兵书上,为何,有的将领依计行事一败涂地,有的将领却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呢?实际上,每种计谋都有其适用的战况,计谋必须符合战场上的天时地利,否则,使用起来势必事倍功半,甚至,召来无妄之灾。

  “戈甲从军久,风云识阵难。今朝拜韩信,计日斩成安。”

  『《背水之战》、《从军行》』

  但是,陈余严词拒绝了这种做法,他仗着自己人多,且优先占据了有利地形,所以,十分自信。当韩信摆出背水之阵的时候,陈余还嘲笑韩信不会用兵,松懈了下来。倘若陈余不固执己见,采纳李左车的建议,韩信凶多吉少。战后,韩信拿出千两黄金缉拿李左车,抓到他后请到帐下做了汉军谋士。

  在古代,井陉口是太行山八大隘口之一,在它以西,有一条长约百里的狭窄驿道,易守难攻,不利于大部队行动。当时,赵军先期扼守住井陉口,居高临下,以逸待劳,且兵力雄厚,处于优势和主动地位。反观韩信,麾下只有万余之众,且系新募之卒,千里行军,人马疲惫,处于劣势和被动地位。

  韩信的话很有道理,却隐藏了其中关键,那就是,置之死地后有两种必然结果:一个是“生”,一个是“死”。对战争形势的判断,直接决定了这两种结局。若看不透战场形势,套用背水战术,最终难逃死境。

  古往今来,没有几个将领能将韩信的背水战术在战场上还原,就是限于以上几处对天时地利等战场形势的约束。马谡错误的估计了战场形势,带着将士们跑到山上,将兄弟们的性命置之死地,想模仿一出韩信的经典战术,结果却万劫不复,就是这个道理。

  实际上,剩下的几万人,都被韩信布置在暗处,用来夹击赵军。历史资料中并没有表明韩信设置了伏兵,但却有这样的记载:“汉军前后夹击,击溃赵军,在泜水斩杀了成安君,并俘获了赵王。”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出,韩信安排了大量的人手用于夹击,而并不止先前插旗的两千骑兵。

  其五,背水列阵,必须得让麾下士兵陷入绝境,但还得给他们希望。韩信是怎么做的呢?首先,他挑选了不论战斗素质还是心理承受能力都过硬的一万精锐,然后,早餐时仅配发少量的军粮,让每个人都饿着肚子。最关键的一点是,韩信特地说了一句:“今天,打赢赵军我们就去赵军的家里吃饭!”

  其四,背水一战中,韩信虽然将精锐全部摆在前线上,但是,仍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在暗处,用于埋伏赵军。史籍记载,韩信挥兵数万人前往赵国,但是,背水列阵的时候只有一万余人被安排在正面战场上,就算加上两千插旗的轻骑兵,也远没达到部队开拔时候的人数。

  食物的量很重要,配发太多达不到效果,太少又让士兵们饿的头昏眼花耽误作战,食物的配给量必定经过周密的计算。唐代诗人王涯在《从军行》里,生动描述了背水之战,盛赞韩信的高超谋略和指挥艺术:

  “背水一战”是韩信的经典战术,然而,这种战术古往今来鲜有名将敢用,当同事们簇拥在韩信身边问他为何能够借此取胜的时候,韩信是这么解释的:“当人被逼入绝境之时,求生的欲望会让人爆发出远超平时的潜能,借着这股劲扭转形势,摆脱逆境,就能打赢处于劣势的战争。”

  那么,韩信是如何将战况导向“生”的呢?我们不妨探究一番。

  少有大将之风

  韩信与刘邦的关系始终不如刘邦与萧何、张良的关系亲近。萧何后来在据守长安之时尚且要自污名节来消除刘邦的疑虑,韩信却在刘邦陷于危机的时候趁机邀功,这一举动无不成为韩信最后悲剧结局的一个重要原因。

  韩信,西汉著名开国功臣,早年跟随刘邦一起打下汉家天下,在建立汉朝的过程中有不世之功。韩信领兵打仗的能力在当时几乎无人能出其右,他曾自称其将兵“多多益善”,刘邦也曾直言:“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这样一位曾经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最后却落得身死族灭的下场,无不引人唏嘘。对于韩信,历来褒贬评说不一,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他是因谋反而罹祸,后世亦有许多人认为韩信本无反心。无论韩信是否有反心,不得不说,其悲剧的结局早在很多事情中就已现出端倪。

  韩信_图

  韩信早年为布衣之时,在乡里名声十分不好,既穷困又无品行,常靠去各家寄食度日。按说这样的人看起来一辈子也只会是一个游手好闲之徒,可韩信偏偏就不是,往往越是在穷困潦倒之时越能看出一个人不凡的一面。

  汉太祖高皇帝刘邦_图

  在“萧何月下追韩信”之前,韩信一直是寂寂无名之辈,时而追随项羽,时而转投刘邦,都未得到重用。但萧何却一直很欣赏韩信的想法与能力。于是在韩信想要随将领们一起逃亡的时候,萧何不顾一切将其追回并极力推荐给刘邦,誓要让刘邦为韩信封爵拜将。当时刘邦对于韩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但因为十分信任萧何,于是答应为韩信斋戒,具礼,拜为大将。韩信此生的功业起于萧何,但他的祸根也随之而起。刘邦拜将的那天,“人人各自以为得大将,至拜大将,乃韩信也,一军皆惊”。韩信在汉军中资历尚浅,却被一举拜为大将,而军中众多征战沙场军功显赫的老将却被晾在了一旁,这使韩信无法不遭人忌恨,也多少为后来埋下了祸根。

  韩信曾在亭长家寄食过数月,后来遭到亭长妻子的厌弃,每次都赶在他来之前赶紧把饭吃完,久而久之,韩信也看出了他们的用意,于是“怒,竟绝去”。少年韩信虽习惯在乡里间蹭吃蹭喝,但却没有就此失掉骨气,当他看出亭长一家并不愿意为他提供饭食的时候,他便选择毅然绝交而去。

  萧何月下追韩信_图

  心头大患

  文字由历史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高祖常与韩信谈论诸将的领兵统帅之能,有一次高祖问韩信,你觉得像我这样能带多少兵?韩信说,陛下不过能将十万众。刘邦问,那你又如何?韩信说,多多益善。韩信在皇上面前也没有丝毫收敛,可谓锋芒过露了。

  另一件便是著名的“胯下之辱”的故事。对于这件事,韩信曾在衣锦还乡的时候对人说,“方辱我时,我宁不能杀之邪。杀之无名,故忍而就于此”,这说明他当时是有想法且有能力杀死戏辱他的那名少年的,但他却没有那样做,因为当时不仅杀之无名而且杀之无益,为逞一时之气,杀人犯法,而使自身难保,这不是大丈夫所为。苏轼也曾说“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祸起拜将

  平齐之后,韩信立即派人给刘邦上书说,齐国诈伪多变,且南面临楚,若不趁此时任命代理齐王恐怕形势有变。最后他表示“愿为假王便”。而刘邦此刻正被楚军围困于荥阳,形势危急,正盼望韩信引兵来救,可韩信却趁人之危向刘邦邀功请赏。无奈之下,刘邦只能忍气吞声,还颇为大度的说,大丈夫有平定诸侯之功,要做就做真王,做什么代理齐王?于是刘邦派张良立韩信为齐王,再调兵回来攻打楚军。

  其后不久,韩信一位舍人的弟弟又向吕后告发韩信欲反,吕后这次没有任何心慈手软,立即与萧何相谋划,将韩信诱来捕杀,后夷其三族。当刘邦平叛回朝得知韩信已被吕后诛杀,“且喜且怜之”。喜的是韩信这一心头大患终于被除去,怜的是韩信身为汉家功臣却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从高祖的反映来看,只有喜与怜,却没有悲与怒,说明韩信的被杀只是时间的问题。

  应该说韩信性格中的志气和能伸能屈的勇气是他日后得以功成名就的基础。一个有志向、有骨气且能忍一时之气的人是不会一辈子都庸碌无为的。

  樊哙(kuài)(公元前242年—公元前189年)_图

  韩信传奇跌宕的一生,主要还是因其自身原因造成的。所谓成于己,而亡于己。韩信自小有大志能忍让,遂能成事,后来贪功矜能又使自己身死族灭。太史公亦言:“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

  韩信 胯下受辱_图

  汉家天下定后,高祖开始大封功臣,韩信等作为开国元勋被封为异姓诸侯王。当时的诸侯王不仅拥有大片封地,而且享有独立的自治权和军事武装。名义上是汉家臣子,实际上则可算得上是割据一方的独立王国。诸侯王势大力强,可以说刘邦没有一日对这些诸侯王放松过警惕。很快,燕王臧荼率先谋反,这就更加使当时的异姓诸侯王势力成为刘邦的一块心病。

  张良(约前250—前186年)_图

  功勋卓著的韩信变得日益骄矜,再不是曾经能忍“胯下之辱”的大丈夫了。曾有一次韩信去拜访樊哙,樊哙跪拜送迎口中称臣,韩信竟自嘲说,我现在竟也与樊哙这等人为伍了。樊哙不仅是陪伴刘邦出生入死的兄弟,也是刘邦的妹夫,韩信如此说,似过于狂妄了。

  汉六年,有人上书告楚王韩信谋反。当时是谁来告,是否诬告,我们都不得而知。但在刘邦看来只要涉及到谋反,宁可错杀也绝不能放过,更何况韩信的势力一直是刘邦的心腹大患。借着这个由头,刘邦设计将韩信绑至洛阳,但不久又把他放了。至此韩信的势力大减,刘邦能释放韩信说明他心里清楚韩信此时并没有谋反,但为防微杜渐考虑,刘邦将韩信贬为淮阴侯。韩信的悲剧至此只是一个开始,刘邦虽然暂时放过韩信,但从汉家大局考虑,异姓诸侯王以及对君主政权有威胁的势力最终都必然会被铲除殆尽。

  历史堂官方团队作品 文:子繇

  参考文献:《史记

  韩信奉命领兵平齐,但还未到达之时就听说齐国已被郦食其说下,韩信本想就此收兵,却为蒯通的一番话所动容。特别是当他听到“郦生一士,伏轼掉三寸之舌,下齐七十余城,将军将数万之众,岁余乃下赵五十余城,为将数岁,反不如一竖偶之功乎”,韩信决定发兵攻齐。发兵攻齐的举动不仅使郦食其无辜被齐王烹杀,还致使齐连楚兵拼死抗击。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韩信这次的决定都是只顾贪功不顾大局的行为。

  祸起贪功

  祸起骄矜


End
    本文地址:http://www.ecshopzone.com/titaidongtai/2019/0808/272.html
    声明:本页信息由网友自行发布或来源于网络,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本站只为传递信息,我们不做任何双方证明,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文章内容若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 © 2019 ag8官网资讯博客 www.ecshopzone.com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