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 > 体态动态 >

[紫光]芯路注定不平坦,紫光突围进入关键期

  步步为“营” 董事长华丽转身变实控人

  深谙资本运作 千亿商业帝国备受质疑

  这笔涵盖“校企改革”和“三方共管”的交易背后,最大的受益者莫过于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其控股的建坤集团将成为紫光集团第一大股东。由于共同控制并没有确定期限,因此紫光的控股权可能随时被赵伟国收归麾下。

  2009年7月8日,在赵伟国担任紫光总经理18天后,紫光集团旗下主力公司-紫光古汉便经历管理层大换血。在建坤集团的推荐下,李义、方继文担任紫光古汉第五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李义为北京健坤股东,方继文为紫光集团总裁助理兼健坤集团副总裁),而紫光古汉之前的董事长郭元林、董事兼总裁刘箭及财务总监李筱竑等则相继辞职,紫光古汉的董事长兼总经理由建坤集团的李义担任。

  2018年9月4日,紫光系旗下的紫光股份、紫光国微和紫光学大同时发布公告,清华控股拟转让所持紫光集团36%股权。此次股权变更后,清华控股所持比例将由51%下降至15%,建坤集团则一跃成为紫光集团第一大股东。

  在赵伟国“掌舵”紫光集团期间,主导了一系列和芯片产业相关的并购,投资金额动辄百亿元。经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紫光集团由当初资产规模13亿、净资产2亿的国企变成一个千亿级的商业帝国。

  实际上,紫光集团近年来的发展,一直备受市场人士质疑。收购高科技公司实现了专利的弯道超车,然技术问题却绝非靠资本运作就可以解决,自主研发才是科技发展的真正核心所在。曾有专业人士指出,国企改制下的资产管理存在其特殊性,紫光集团是在严格的国资监管体系下,罕见出现的“特例”。

  【财联社】 (记者 张爽)2018年9月4号,紫光集团旗下三家公司同时发布公告称,清华控股公司拟向苏州高铁新城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转让所持紫光集团30%股权,向海南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所持紫光集团6%股权。交易完成后,紫光集团将由三方实施共同控制。

  紫光集团能否真正实现科技振兴仍有待时间的考证,科技的孵化也确是需要漫长的时间。但就赵伟国个人而言已然收获颇丰,九年前借助民营化契机进入紫光集团,到现在成为紫光集团最大单一实控人,从紫光的赵伟国到赵伟国的紫光,九年沉浮,赵伟国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紫光时代。(张爽财联社)

  2013年,赵伟国开始兼任紫光集团母公司清华控股高级副总裁。经过一系列的股权运作,紫光集团形成清华控股持股51%、健坤集团持股49%的局面。

  赵伟国也兼任紫光集团旗下公司-紫光国芯和紫光股份两份董事长职务,然而在今年4月份,赵伟国相继辞去两份职务,从国企中全身而退,曾引发市场人士的众多热议。而今看来,事情似乎并非无迹可循,从紫光集团的董事长到最大实控人,赵伟国的华丽转身可谓“水到渠成”。

  2017年2月,参与总投资300亿美元的紫光南京半导体产业基地和总投资300亿元的紫光IC国际城项目。2017年3月,国开行意向支持紫光集团融资1000亿元,大基金拟对紫光集团意向投资不超过500亿元,支持其集成电路相关产业发展。?2017年11月,紫光集团与东莞市人民政府合作,拟投资1000亿元建设芯云产业城项目。继11月底,以10.26亿元拿下矽品科技苏州有限公司30%股权后,12月中旬又增资光宝旗下新建子公司苏州光建5500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份公告中,并没有披露关于三方控制的结束日期,这意味着,协议可能随时会面临解除的风险,而赵伟国将最终独揽紫光集团的大权。

  2013年7月,紫光集团耗资17.8亿美元对展讯通信实施私有化,2014年1月,以9.1亿美元收购中概股锐迪科,2015年5月,耗资25亿美元接手惠普旗下公司新华三51%股权,2016年,出资8058万美元成立合资公司——紫光西部数据公司,同年,又通过控股子公司紫光国器,联合大基金等设立长江存储,注册资本386亿元,2016年12月,紫光集团与成都市政府合作建设成都IC国际城,项目投资预计超过2000亿元。

  2014年6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发布,中国发展本土半导体产业的节奏加快。紫光集团也顺势走上了一条靠资本运作哺育芯片产业的发展之路。据紫光集团官网,在国家战略的引导下,紫光形成了以集成电路为主导,构建起了从“芯”到“云”的高科技产业生态链。

  从收购高科技公司到与政府PPP项目合作,紫光集团高歌猛进的背后不乏有各路资本的保驾护航,最重要的是其精准把握国家政策的动向并以国企身份开展一系列的运作。

  2010年4月15日,建坤集团认购首旅集团股份的原计划未能成行,紫光集团向北京工商局提交工商资料,变更申请紫光集团进行增资扩股,赵伟国控股的健坤集团以1. 53亿元认购1. 2亿股股份,交易完成后建坤集团持股比例为35. 29%,建坤集团以第二大股东身份顺利进入紫光集团股东行列。

  2009年,清华大学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清华控股企图将旗下的紫光集团实现民营化。6月19日,紫光集团召开股东会,大股东清华控股计划引入健坤集团认购首旅集团持有的股份,使建坤集团成为紫光集团第一大股东,以达到民营化紫光的目的。同时,清华校方任命赵伟国为紫光集团总经理。自此,紫光集团的“建坤时代”帷幕拉开。

  今日,紫光旗下两大上市公司——紫光股份(000938)和紫光国芯(002049)先后发布公告,均宣布公司董事长赵伟国先生因在紫光集团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职务,工作繁忙,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两家上市公司均已同意了赵伟国的申请。而赵伟国辞职之后,将不在这两家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更多干货、爆料、独家观点,欢迎订阅芯智讯

  而紫光国芯则表示,将按照相关程序尽快补选董事,选举新任董事长,赵伟国的辞职不会影响公司董事会的依法规范运作,也不会影响公司生产经营和管理的正常进行。

  而赵伟国也在其微信朋友圈表示,“确实太忙,上市公司程序性工作太多,感谢关心,我永远与紫光同在。”

  作者:芯智讯-浪客剑

  同时,紫光股份宣布其控股股东紫光通信已推荐王慧轩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据悉本次人员调整将进一步加强公司“云服务”战略的推进和实施。王慧轩现任紫光集团有限公司董事、联席总裁。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紫光股份和紫光国芯两大上市平台均已走上轨道。紫光股份主要是紫光集团“云产业”的重要平台,而紫光国芯紫原本定位是发展国产存储器,但是为了给长江存储让位,未来紫光国芯可能全面转向安全芯片,长江存储将会是紫光存储业务的最主要的平台。所以,长江存储未来也将不会再注入到紫光国芯,那么确实很有可能会注入到国芯集成。

  另外小道消息称,赵伟国可能将去兼任新成立的公司——紫光国芯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芯集成”)的董事长。而且国芯集成未来将会是紫光集团最重要的资产,可能会走IPO绿色通道。长江存储以及紫光在南京、成都、重庆的三大基地未来都会注入进去。

  有业内人士认为,即便赵伟国辞去了紫光股份和紫光国芯的董事长、董事一职,他仍然还是紫光集团的董事长。而且目前紫光旗下还有另外两大可能即将要上市的平台——紫光展锐和长江存储。而赵伟国此次辞职,可能是将更多的精力放到了紫光展锐和长江存储的事务上面。

  随后芯智讯也采访了紫光相关人士,对方对芯智讯也表示,赵伟国辞职的原因确实是“工作太忙”。

  此前赵伟国就曾表示,“武汉、成都、南京三大基地建设,已筹集1800亿元资金。而发起的注册资本1000亿元的紫光国芯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则是为下一步发展筹集资金。”显然,对于赵伟国来说,国芯集成将是紫光集团未来着力打造的“航母”级集成电路平台,也是赵伟国当下和未来工作的重点。而这或许也是赵伟国同时辞去紫光国芯和紫光股份两大上市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的主要原因。

  今年3月27日,紫光集团就已与重庆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重庆市两江新区管委会正式签约,设立紫光智能安防+人工智能产品基地、紫光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紫光云(南方)总部、数字重庆技术有限公司。另外,注册资本金达1000亿元的紫光国芯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以及集成电路设计制造和上下游配套产业基地等项目,也有望近期在重庆陆续落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对于赵伟国突然辞去紫光集团旗下两大上市公司紫光股份和紫光国芯董事长和董事一职,立马引起了业内的热议与各种猜测。

  2009年6月,紫光集团股东会及董事会上,清华控股宣布引入健坤集团,让其认购首旅集团持有的股份并增资,同时任命赵伟国为紫光集团总经理。尽管老股东因股票优先认购权问题心生不满,赵伟国还是成功入主紫光。第三方信息平台天眼查显示,北京健坤持股占比49%,剩下51%股份由清华控股持有。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自2013年至今,紫光系共投资并购16家(不包括后期暂停或终止的),斥资千亿元,其中芯片领域有11家。AI财经社发现,仅2015年的8个月里,紫光对外的投资并购金额达500亿人民币。

  大学生涯中,赵伟国依然默默无闻,犹如当年的俞敏洪。“上大学前以为自己是天才,进了清华才发现天才是别人。”学习平平的他,受到《硅谷热》的启发,心底第一次萌芽了创业的想法。

  编辑鹿鸣

  13

  13

  赵伟国的创业之心终于在2005年落地。他成立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如今占股70%,并进入房地产与矿产行业。

  2015年7月,紫光拟以230亿美元收购美光科技被否决;9月与全球第二大硬盘生产商西部数据达成收购协议,最终计划流产;传闻韩国SK海力士曾拒绝紫光的投资。

  The Information与《金融时报》合作发布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以融资规模计算,中国前20项融资交易总计430亿美元,其中清华紫光以220亿美元位列第一,其背后的金主为政府支持的私募股权基金,融资额为第二名滴滴的4倍。

  13

  如今担任紫光集团董事长的赵伟国,与这一清华控股旗下企业的结缘,始于33年前考上清华大学。

  在这里,赵伟国积攒了第一桶金。“当时进入房地产就像抢钱一样,我带100万去新疆,回来的时候已经赚到45亿,获利4500倍!”他向《今周刊》回忆。

  争议之下,赵伟国的并购之路也平添几许风雨。

  时年30岁的赵伟国可能未料到,数十年后他被人冠以“并购饿虎“之称,并由此铸造一个庞大而富有争议的商业帝国。

  13

  赵伟国找项目碰了一鼻子灰,第一好项目太少,第二孵化漫长。于是,买买买成了他的人生标配,赵伟国也收获“饿虎”称号。

  8个月投资并购500亿

  如此看来,上市公司正是获利的最佳棋子。2015年5月,停牌半年的紫光股份发布公告,称拟募资收购香港华三等企业部分股权。复牌后,紫光股份连收16个涨停板,相比停盘前的28.91元/股,最高报收133.60元/股,16天里市值上涨1091亿元。

  2015年下半年的投资并购依然疯狂。7月,紫光集团投资1亿美元,入股移动操作系统公司Acadine。9月,紫光集团宣布收购西部数据15%股权,作价38亿美元。10月,紫光收购台湾力成科技25%股权,作价6亿美元。

  而此次赵伟国的辞任,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是激进并购策略下的被动选择。但不管如何,他仍为紫光集团的领头人,一时的“买买买”可能还将持续。

  2014年9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正式成立,新入局者紫光又加快了在半导体领域的收购。

  文AI财经社 刘雪儿

  说起赵伟国的投资策略,他曾公开透露:“我做投资就像女人逛街,不厌其烦地看,一旦看中,出手就是饿虎扑食。”

  喂猪娃的清华逆袭

  赚了钱的赵伟国被清华领导们看在眼里,喜上眉梢,紫光集团当时经营困难正缺人。而赵伟国也不反感与紫光再续前缘,他对媒体透露,一方面创业久了深受天花板限制,一方面对清华、紫光还有很深的感情。

  被郭台铭炮轰会炒股

  1978年百废俱兴,赵伟国的命运也处于十字路口,不顾父亲要求学手艺的建议,赵伟国选择高考之路,并在1985年考上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此前,因为父辈政治原因,他的童年在新疆塔城一个小村子度过,天天喂猪、放羊。

  “只不过是一个炒股的投资者。”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赵伟国这样评价。归根究底,外界对赵伟国的并购争议重重,尤其在资金来源上。

  2015年2月,紫光旗下的紫光通信斥资10亿元,认购4.8亿股TCL股票。4月,紫光智能、紫光4.0分别出资20亿、10亿元,参与沈阳机床增发。5月,紫光股份收购惠普旗下“新华三”51%股权,作价28亿美元。

  工作繁忙也事出有因,赵伟国被业内称为“并购饿虎”,曾8个月投资并购500亿,并担任64家企业的法人。他为此津津乐道,称做投资就像女人逛街,一旦出手就是饿虎扑食。不过关于并购背后的秘密,却争议不断。

  在117家公司任职的赵伟国,终于撑不下去了。

  有业内人士质疑,紫光的收购并没有建立完整的半导体产业链,被收购企业将技术、人才和研究中心转移到大陆来的寥寥无几,对提升本土技术帮扶不大,更像是在消耗国家过多的美元储备。

  4月8日晚间,紫光旗下两个上市公司——紫光股份和紫光国芯发布公告,称赵伟国因工作繁忙辞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两公司任何职务。

  赵伟国曾总结过他的逻辑:“资本投我们,我们拿钱去做产业,资本再到资本市场去套利,描述为互联网思维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

  13

  根据创事记报道,有业内人士表示,赵伟国通过并购知名企业,更像是钻国家产业政策的空子,以此获得政府资金支持与投资优惠。

  赵伟国向媒体透露,前两年主要解决紫光的生存问题,有时公司发不出资金,他甚至自掏腰包,还不领薪酬。

  生存问题解决后,如何发展让赵伟国绞尽脑汁。恰逢国家将集成电路列入战略方向,也准备设立1300亿的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赵伟国便将半导体列入紫光的主要方向。当发现好项目难找后,并购成了赵伟国发展企业的助推器。

  读硕期间,赵伟国开始在紫光集团做兼职工程师,这是他与紫光的第一次交集。随后又调入清华同方,另一家清华控股旗下的公司,并参与了同方并购江西无线电厂。

  赵伟国的资本爪牙在2013年凸显。当年7月,紫光集团与展讯达成私有化协议,交易总价17.8亿美元;11月,紫光又同样方式收购锐迪科,作价9.07亿美元。从此,紫光从手机芯片门外汉,一跃成为全球基带芯片出货量前三的手机芯片设计公司,奠定了紫光的核心业务。

  同方国芯也如出一辙。2015年11月发布800亿元定增预案,同方国芯(现已更名为紫光国芯)股价节节攀高,40天里市值增加102亿元。耐人寻味的是,该定增因证监会2017年的再融资新规被迫终止。

  赵伟国发朋友圈表示:“确实太忙,上市公司程序性工作太多。”紫光集团方面回应,赵伟国仍担任紫光集团董事长。

  赵伟国曾在2015年公开回应,发展产业光靠国家与自己积累的资本远远不够,“紫光不到两年可能投资100亿美金(约合631亿人民币),除了来自资本市场,也有产业投资。我们把并购的花钱生意做成了赚钱生意,通过资本溢价与增值,两年里我们资产增值700亿人民币以上。”

  赵伟国的商界关系网也错综复杂。第三方信息平台天眼查显示,除了吊销和注销的公司外,赵伟国任64家企业的法人,也在117家公司担任高管职务。2018年福布斯富豪榜显示,赵伟国以身家18亿美元(约合113亿人民币),位列中国第264位。

  据公开信息,在2009年至2018年间,赵伟国主导下的紫光集团,先后并购了美国上市公司展讯通讯、美国上市公司锐迪科微电子、入股TCL、收购国内网络设备及存储器和服务器巨头“新华三”51%的股权,随后又控股上海宏茂微电子,构筑起“芯-云-网-端”信息产业生态链。

  换而言之,若本次交易获得批准,赵伟国或从紫光集团直接空降,参与上市公司的实际资本运作。这或是本次重组事件的一个重要看点。而事实上,赵伟国的资本运作能力,也是上市公司所需要的。

  老虎财经查询公开信息发现,北京紫光联盛科技主要从事技术开发、技术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基础软件服务、软件开发、数据处理等业务。表面上看,公司并未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若从注册资本来看,其180亿元的注册资本还是比较吸人眼球。而从法定代表人来看,则更有看头。注册信息显示,拟收购公司北京紫光联盛科技法定代表人为赵伟国,是紫光集团的董事长。

  而实际上,若本次资产重组成功,北京紫光联盛41.59%的股权,将压过紫光国微第一大股东西藏紫光春华投资有限公司。截至2019年3月31日,西藏紫光春华投资持股36.43%。这意味着,一旦成功注资,北京紫光联盛将取得控股股东地位。

  此后的事实也证明,收购展讯通讯是一笔极具战略眼光的前瞻性投资。截至2016年,展讯通讯就以19.12亿美元的营收,跻身全球半导体芯片前十名,位列第九。彼时,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的营收为39.78亿美元,位列全球第六名。

  公开信息显示,赵伟国生于1967年,现年52岁。他是清华大学旗下紫光集团的董事长,中国新一代科技企业家的杰出代表。其曾于1985年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1993年再回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攻读通信硕士学位。毕业后,加入紫光集团担任工程师。由此不难发现,赵伟国不仅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学霸,而且是一个拥有真材实料的具有电子专业背景的工科男。

  初尝甜头的紫光集团并不满足。2014年7月,紫光集团正式向美国上市公司锐迪科微电子发起收购。相比展讯通讯,锐迪科微电子的优势主要体现在集成电路方面。锐迪科微的主营产品为移动电话通讯支持芯片,既包括功率放大器、转换器和接收器等,也包括广播通信芯片中的调频FM、机顶盒视频接受、移动电视信号接受器、卫星电视高频头等。因为应用广泛,彼时中兴、华为、TCL、三星等国内外手机厂商均是锐迪科微的客户。

  5月20日,紫光国微宣布资产重组,收购成立仅有1年之久的关联方北京紫光联盛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恰逢华为海思备胎转正热度,紫光系再度玩起关联资产收购,赵伟国的蹭热度自是不用提,本轮重组,是否又是当年紫光国芯800亿重组的后续,亦或是又一次雷声大雨点小的炒作?

  北京紫光联盛科技有限公司到底是啥来头?老虎财经查询公开信息发现,这是一家于2018年5月21日才成立的公司,截至5月20日,存续期刚好满1年时间。

  赵伟国其人

  公告表示,本次交易对方为西藏紫光神彩投资有限公司、西藏紫锦海阔科技发现有限公司、西藏紫锦海跃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红枫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宁波梅山保税鑫铧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紫光联盛的全体股东。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不过,其长歌善舞的一面,或许并不仅限于专业方面,还体现在于资本运作层面。

  再把事件拉回到收购本身,若对比健坤集团入股紫光集团和紫光国微收购北京紫光联盛,不难发现其中有着诸多相似之处。

  紫光集团官网信息显示,其前身为成立于1988年的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集团迎来跨越式发展,是在2009年赵伟国携带健坤集团及高管团队入主后。纵观最近10年赵伟国主导下的紫光集团资本运作,有稳打稳抓、步步为营的操作痕迹。

  清华紫光全资收购展讯通讯,意味着其正式向半导体芯片迈出第一步。公开信息显示,展讯通讯于2001年4月成立于上海,在基带单芯片研发方面具有优势。展讯通讯的标志性事件之一,是2007年10月发布的世界首款双卡基带单芯片。此后,公司又发布了世界首款 TD-SCDMA/HSDPA/EDGE/GPRS/GSM 单芯片射频收发器、世界首款三卡GSM/GPRS基带单芯片-SC6600L7、全球首款40纳米商用TD-HSPA/TD-SCDMA/EDGE/GPRS/GSM多模基带芯片-SC8800G等产品。

  5月20日,紫光国微一纸资产重组公告将其暴露在镁光灯下,这距上周华为海思半导体女总裁何庭波宣布公司自产半导体“备胎”转“正”,全球刷屏仅差三天时间。

  健坤集团入股后,赵伟国用自己的业绩,似乎证实自己在资本运作方面的专长。其稳、准、狠且步步为营的大手笔并购,将紫光集团发展成一个巨大的控股集团。

  2004年,赵伟国创办了私人企业健坤集团,从事IT、天然气、房地产等领域的投资。然而5年后也即2009年,赵伟国携带健坤集团,入股清华紫光集团49%的股权,并先后出任总裁、董事长。

  而从收购标的来看,本次交易对象为北京紫光联盛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

  “提升3G网络覆盖面和服务质量,推动年内发放4G牌照。”这是2013年7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所确定的“促进信息消费”的具体举措之一。也就在同一天,清华紫光和展讯通讯联合宣布,双方已达最终合并协议。根据协议,清华紫光将以17.8亿美元的现金对价,收购展讯通讯全部发行在外的普通股。

  据5月20日紫光国芯公告,紫光国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筹划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间接控股股东紫光集团有限公司下属控股公司北京紫光联盛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事宜,预计本次交易涉及的金额将达到重大资产重组的标准,亦构成关联交易。

  而从公司实际控制人来看,彼时健坤集团的董事长为赵伟国,持有健坤集团比例为97%。从北京紫光联盛来看,赵伟国亦为董事长。由此可见,两次事件尽管时点不同,性质有异,但却都指向同一个关键人物——赵伟国。

  紫光集团的半导体布局

  截至目前,收购改造后的展讯通讯、锐迪科也成为国际上半导体领域的佼佼者,紫光股份直接控股和间接控股的企业也达到数十家,资产呈现数十倍增长。

  关于健坤集团入股紫光集团,市场曾一度有质疑的声音。有市场人士表示,健坤集团入股紫光集团,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不过此事后无下文,但却扯出彼时紫光集团的资产状况。

  在以9.07亿美元的代价将锐迪科微电子收入囊中之后,紫光集团大规模的投入也随即展开。其中,在大手笔的砸钱活动中,既包括与英特尔公司联手投资90亿元,开展手机方案的合作,也包括与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和国家开发银行达成300亿元的战略合作,以产融结合的方式共同打造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航母。

  据《财经国家周刊》报道,紫光集团2008年的审计报告中,净资产的账面价值为2.24亿元,净利润2470.38万元。2009年1至3月,紫光集团净利润亏损1.8亿元。而截至2009年3月底,紫光集团净资产账面价值3541万元,评估价值2.81亿元。由此可见,若撇开健坤集团是否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不谈,但在健坤集团入主之前紫光集团实力相对较弱,却是事实。

  对于很多企业来说,1年期的存续期,或许业务刚刚起步,谈不上有多少资产,更谈不上有多少利润。那么,紫光国芯为何要收购一家成立仅有1年,可能并没有多少资产和利润的关联企业呢?

  紫光集团强势介入集成电路芯片产业,始于2013年对美国上市公司展讯通讯发起的收购。

  紫光国芯收购紫光联盛科技,如果仅从收购事件本身来看,除了能臆测清华紫光集团资产注入预期外,其他似乎并没有多少看点。但若将事件聚焦于赵伟国身上,或许可以掀开本次收购事件的另一层神秘面纱。

  从股权来看,截至5月20日收盘,紫光国微报收45.11元,对应市值273.82亿元;北京紫光联盛注册资本180亿元。假如北京紫光联盛以注册资本180亿元注入上市公司,其股权占注资后的总股本比为41.59%。对比健坤集团入股紫光集团49%的占比,比例相差不大。

  先后拿下半导体芯片和集成电路之后,紫光集团的资本运作,再次指向存储器。2015年5月,紫光集团旗下紫光股份收购中国网络设备及存储器、服务器巨头“新华三”51%的股权。通过本次运作,紫光股份完成了云计算的布局。

  2018年,紫光集团总收入799亿,比2017年增长38.9%,这表明紫光集团的营收增长强劲;集团合并净利润是2.6亿,归母净利润是-6.3亿,但2017年合并净利润是29.9亿,归母净利润是10.6亿,这表明,紫光集团的整体盈利能力下降很大。

  先看紫光集团旗下两家主要上市公司紫光股份和紫光国微的财务情况。

  2019年4月30日,紫光集团发布2019年年报,一石激起千层浪,各种分析褒贬不一。

  文 / 华商韬略 王又新

  研究紫光集团2018年年报后发现,2018年其财务费用65.22亿,公允资产价值变动-54.2亿,主要是二级市场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化,资产减值17.19亿,上述三项数据合计为119.59亿,加上合并净利润2.6亿,合计122.19亿,减去5.4亿的政府补贴,也就是说,紫光集团所有公司2018年合计赚取了116.79亿的净利润。

  从紫光目前的成长状况看,赵伟国带领紫光集团实现中国的芯片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赵伟国不仅面临着国外某些政府和全球芯片巨头的打压,还面临着国内个别同行的阻击。

  古人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出于众,众必毁之,紫光超越众多国内企业在中国芯片领域的崛起,招致来一些裹挟着某些国人不理解情绪的诋毁和攻击,也是自然,这就是柏杨先生所说的中国人的“丑陋”。

  笔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紫光集团注册资本仅6.7亿,这是紫光集团2010年改制时的注册资本,应该是当时的净资产,此后再未增资。

  可以肯定,从财务角度看,紫光所得到的支持,远低于当年的京东方。据说京东方有一年亏损过几百亿,但今天的京东方已经是全球面板的老大。

  这个资产负债率比很多地产公司要低很多。

  客观而言,把中国芯片公司看一遍,谁是改变中国芯片产业的那个企业呢?

  此外,这还是冲抵每年紫光集团下属公司高额的研发费用,保守估计在100亿左右。关于归属母公司的利润为-6.3亿的问题,表明紫光集团本部的财务费用总额偏高,挣的钱都付利息了,难怪银行们的利润都那么好。

  你会发现,没有哪个企业,比紫光更像是那个可以改变中国芯片产业在全球地位的企业。华为海思实力很强,但其所涉及的领域主要是以手机为代表的自用芯片和部分电视、视频芯片的设计,没有涉及芯片制造。而紫光目前的芯片产业,覆盖了从设计到制造的核心领域。

  紫光集团的债权融资方式主要为贷款和发债,从紫光集团2018年的财务费用为65.22亿看,假定其综合成本是6%,则可以倒算出紫光集团的有息负债约为1087亿,也就是说,紫光集团真正的负债是1087亿。

  一看确实偏高,紫光集团持有的紫光股份和紫光国微的股票超过400亿市值,但显然是按照原始投资成本记账的。而原始投资成本显然很低。

  假定这批股票的综合成本是市值的50%,也就说有超过200亿的浮盈,按照25%的所得税,剩余150亿的收益,也就说紫光集团的合并总资产和合并净资产各应该增加150亿,这种情况下,资产负债率是69.65%,虽然不低,但基本在70%的安全线以内。

  近六年来,紫光集团在项目和并购领域的投资超过200亿美元,有1087亿这样一个负债规模是可以理解的。

  中国芯片路,注定不平坦,紫光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而经过几年的扎实和布局之后,其接下来的发展也进入到更关键的时期。

  更值得一提的是,赵伟国带领一个濒临破产的校办改制企业,自2013年6月开始,用6年时间,在芯片这个全球竞争、投资巨大、技术尖端、中国孱弱、丛林法则的产业领域,把紫光从一个非种子选手,发展成为中国芯片产业的旗手,名震江湖。

  这其中,有些紫光集团的下属公司还是亏损的,例如著名的长江存储。以长江存储庞大的投资规模计算,每年的亏损一定很高,由此可以推断,紫光集团自身的业务盈利能力还是很强劲的。

  再看一下负债,紫光集团合并总资产2773亿,合并净资产737亿,资产负债率73.42%。

  也就是说,紫光集团的掌门人赵伟国及其团队,用6.7亿的钱和9年的时间,打造出了一个2700亿的资产帝国,营收从2亿做到了799亿,这也确实是一个奇迹。

  图片均来自网络

  由于紫光集团的大部分芯片资产不在上市公司体系中,所以需要再看紫光集团自身的几个关键财务数据。

  用6.7亿和9年,打造出一个2700亿的资产帝国。

  紫光股份(000938)2018年收入483亿,比2017年增长23.8%,净利润29亿(含少数股东净利润),比2017年增长12%,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亿,比2017年增长10.9%;紫光国微(002049)2018年收入24.58亿,比2017年增长34.4%,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8亿,比2017年增长24.3%。

  从65.22亿的财务费用和1000多亿的有息负债看,紫光集团从政府得到的支持一定是非常有限的,看来并不是像传闻的那样。

  总体来看,两家上市公司比较健康,发展势头不错。

  ——END——

  但有一点从年报数据中不难看出,那就是紫光自2013年6月收购展讯开始,一路攻城略地,不到6年时间,狂飙突进,现已跃居中国芯片产业的航母级领军企业。


End
    本文地址:http://www.ecshopzone.com/titaidongtai/2019/0719/123.html
    声明:本页信息由网友自行发布或来源于网络,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本站只为传递信息,我们不做任何双方证明,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文章内容若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 © 2019 ag8官网资讯博客 www.ecshopzone.com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