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 > 体态动态 >

[国安]三上市公司股权被法院冻结,40亿的“国安

  归化球员侯永永的表现是新赛季北京国安的一大看点。本版图片/Osports

  通过传控掌控局势,是施密特希望国安打出的比赛。在训练中,德国人强调的是训练质量和强度,尤其是在短时间内的强度——在70秒或80秒的时间里进行高强度全力逼抢。与上港一战也可以看出,国安队多数时间里都在中前场保持高压态势,以此限制对手的进攻,这一战术取得了成功,中超卫冕冠军的威胁只能来自于反击。

  传控仍需把握机会

  此外,门将环节现在也需要受到国安队的重视。上赛季的主力门将郭全博受到国奥队征召,球队已经前往泰国进行集训,备战奥预赛,将缺席3月份的国安赛事。侯森在超级杯前脚部骨折,近期将接受手术。国安队在联赛初期可用的门将只有杨智和邹德海。杨智的比赛经验毋庸置疑,但他去年因伤缺席了整个赛季的比赛,是否已恢复到最佳状态还是一个未知数。新援邹德海虽然跟随了球队冬训,但仍需时间与后防线建立默契。在后防和门将选择上,仍需要国安教练组下一番功夫。

  超级杯比赛北京国安0比2不敌上海上港的结果令人遗憾,但过程令人欣喜。从比赛数据统计来看,国安队传球次数为696次,传球成功率86%,上港的传球次数为356次,成功率73%。在控球率方面,施密特的球队以61%对39%占据绝对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国安队后场传球次数在总传球次数中所占的比例并不大,多数是中前场的有效传球。

  2019赛季,北京国安将面临联赛、亚冠和足协杯三线作战。密集赛程的影响在3月就可见端倪:3月1日至13日,国安队要进行4场比赛,分别是3月1日客场挑战武汉卓尔,3月6日赴客场与全北现代进行亚冠小组赛首轮比赛,3月9日联赛客场挑战重庆队。3月13日在工体迎战亚冠小组赛第二个对手浦和红钻,那将是国安新赛季首个主场比赛。

  今晚,新赛季中超首轮比赛北京中赫国安客场挑战升班马武汉卓尔。此前,北京国安已经在超级杯舞台上亮相,球队在那场比赛中展现出了通过传控掌控比赛的风格,但在漫长的赛季里,球队仍需解决人员轮换、后防不稳等问题。

  摆在球队面前的问题是,刚从海外归来的张玉宁需要适应中超和亚冠的节奏,最后一个加盟国安队的王刚没有随队进行冬训,他们都需要时间与球队磨合、尽快和队友建立默契。正如主教练施密特所说,赛季正式开始后,技战术演练的时间将被大幅压缩,球队会在旅途奔波、球员身体恢复等方面消耗更多时间。

  专题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萧

  外援巴坎布还未走出上赛季后半程“进球难”的怪圈。

  与密集赛程相配套的就是人员轮换,这是对球队板凳深度的一大考验。国安队今年引进的6名新援已经正式亮相,侯永永、李可、金玟哉、张玉宁、王刚和邹德海的加盟被视作球队在实力上的补强。国安队已经完成了亚冠联赛的二次报名,张玉宁和王刚通过补报进入名单。侯永永和李可两名归化球员则因转会籍手续尚未完成,不会参加今年的亚冠小组赛,他们只能在联赛赛场上为球队提供帮助。

  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李明此前已经公开提出了球队新赛季的中超目标:比去年更进一步。国安队上赛季获得了中超第四名,球队今年将向前三名乃至冠军发起冲击,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尽快将新援的纸面实力转化为实打实的战斗力。

  阵容

  北京国安 目标前三

  新援磨合仍需时间

  打法

  短板

  以国安队现有的人员配置,金玟哉被视作“针对亚冠的引援”。从上赛季的情况来看,国安队的高失球数也与后防线频繁出现伤病减员相关,今年赛程更为紧密,后防健康将再次受到考验。施密特在超级杯后透露,教练组会在赛季中对外援进行“更聪明的选择”。随着新援与球队磨合程度的加强,在联赛中也会派出金玟哉,而让张玉宁与巴坎布进行轮换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必须指出,在将近700次传球、控球率达到61%的情况下,国安队门前把握机会的能力并没有随之提升。超级杯比赛中,国安队全场共有17次射门,射正8次,未能取得进球;上港全场射门10次,射正5次,取得2个进球。国安队整场比赛创造了不少机会,却未能改写比分,外援巴坎布还未能走出上赛季后半程“进球难”的怪圈。以此前的经验看,刚果前锋在单前锋体系中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他似乎更适应442阵型。随着中超各队越来越熟悉巴坎布的特点,或许教练组会通过阵型的改变来增强火力。

  后防还是未知因素

  对于超级杯的失利,国安队上下给出最多的评价就是“遗憾”。其实类似得势不得分的场面在上赛季就出现过,如何将优势转化为胜势?解决了这个问题,国安才能成为真正的强队。

  相比于傲视中超的中前场,后防线依然是国安队的短板。虽然超级杯比赛,为联赛和亚冠保存实力的国安队没有派出正牌中后卫组合,于洋、雷腾龙、金玟哉和张瑀都作壁上观,但比赛中出现的问题在上赛季就曾多次出现:被上港打进的一个球与边后卫姜涛和守门员配合出现失误有关;第二个失球,客串中后卫的吕鹏负有一定责任。如何降低后场失误率,同样是国安队需要解决的问题。

  1994年6月19日,高峰在北京国安3-1战胜辽宁远东的比赛中攻入3球,成为首位在职业联赛上要帽子戏法的国安球员。

  1993年1月13日,国安在广州举行的全国俱乐部锦标赛中1比2负于广州太阳神,这是北京队的球衣上第一次印上“国安”字样。

  1997年7月20日,北京国安主场9-1大胜上海申花,创造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最大比分的记录。

  1995年5月21日,北京国安在主场2-0战胜四川全兴,在职业化以来首次登上积分榜榜首的位置。

  1999年12月5日,在联赛最后一轮顽强阻击1-1战平此前排名榜首的辽宁抚顺。

  1997年11月28日,以120万美元加盟球队的巴拉圭外援罗曼,这也是中国足坛第一位被买断的外援,也创造了甲A联赛的最高身价。

  1998年3月12日,北京国安在温州2-1战胜大连万达,首次夺得超霸杯的冠军。

  1997年12月3日,北京国安在亚洲俱乐部优胜者杯第3轮客场2-0战胜日本川崎贝尔迪队,这也是甲A时代中国俱乐部取得的最著名的一场外战客场胜利。

  1999年3月13日,职业化以来首场北京德比,北京国安在义赛中2-0战胜甲B新军北京宽利。

  1999年12月29日,在2000赛季甲A转会摘牌大会上,北京国安摘下了来自大连万达的小王涛,这也是甲A时代球队引进的最重要的内援。

  1993年1月5日,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成立新闻发布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

  1995年11月19日,联赛最后一轮,北京国安主场3-1战胜广东宏远,取得联赛亚军。

  1994年6月16日,商业赛,北京国安2-1战胜意大利AC米兰,给球迷带来巨大惊喜。

  1993年2月26日,董事长王军主持召开了第一次董事会。

  1996年6月25日,北京国安迎来了球队历史上的首位外援,巴西人林德诺通过体测,正式加盟球队。

  1994年4月17日,北京国安正式迎来了职业联赛的首场比赛,在客场2-0战胜广东宏远,杨晨攻入了国安职业联赛的首粒进球。

  1997年3月30日,肯尼亚外援英加纳成为国安历史上首位进球的外籍球员。

  1994年4月22日,北京国安俱乐部确定了以原中信标志为底样的俱乐部队徽。

  北京国安20世纪大事件汇总:创造了无数个中国第一

  1997年12月28日,北京国安连续第二年闯入足协杯决赛,并以2-1的比分战胜上海申花,成为足协杯首支卫冕的的球队。

  1999年6月30日,卡西亚诺加盟国安,成为国安历史上首位二度加盟球队的外援。

  1998年2月4日,俱乐部任命沈祥福为主教练,原主帅金志扬因上调国家队,被俱乐部任命总教练。

  1994年7月31日,北京国安主场5-1狂胜上海申花,成为俱乐部历史上第一场经典大胜,谢峰在这场比赛中罚入点球,也创造了中国职业联赛连续四轮比赛均罚入点球的记录。

  2018年11月30日,北京中赫国安时隔15年再次获取足协杯的冠军,2018年12月29日,将是北京国安的26岁生日。1992年的12月29日, 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国安与北京足球结合,是冥冥之中的缘分,作为北京足球最为重要的标志,也让北京国安坚持了20多年。

  1996年11月3日,北京国安在足协杯决赛4-1战胜济南泰山,取得俱乐部史上的首个冠军。

  1993年8月22日,北京国安队在先农坛体育场以0-2负于巴西桑托斯,这是球队成立后的首场国际比赛。

  1998年4月30日,北京国安俱乐部以1200万打包收购了北京威克瑞队24名球员和两名教练。

  1999年12月15日,南斯拉夫人乔利奇正式成为北京国安的主教练,也是球队历史上的首位外籍主教练。

  1995年4月6日,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球迷部正式成立。

  1992年12月29日,北京市体委、先农坛运动技术学校和中信国安实业发展总公司,合作成立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北京足球新的一幕正式诞生。

  1997年9月20日,北京国安在足协杯客场5-0战胜八一,这是球队历史上的第100场正式比赛。

  1994年12月,北京国安首次更换主教练,金志扬接替唐鹏举成为球队的主教练。

  1994年1月11日 北京国安正式从八一队租借引进了后卫栾义军,成为国安历史上的第一位内援。

  1999年7月4日,杨晨正式加盟德甲法兰克福,成为首位正式加盟欧洲五大联赛的中国球员。

  1994年5月1日,北京国安迎来职业联赛的首个主场比赛,2-2战平大连万达。

  1996年4月21日,工人体育场迎来北京国安的首场职业联赛,北京国安2-2战平延边。

  1998年6月10日,北京国安外援冈波斯身披21号球衣代表巴拉圭出战世界杯,是第一位参加世界杯的中国联赛现役球员。

  1997年12月30日,北京国安巴拉圭外援冈波斯领取了1997赛季足球先生金球奖,成为甲A联赛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外籍球员。

  1997年8月27日,北京国安迎来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一场亚洲俱乐部赛事,主场4-0大胜马尔代夫新雷蒂安特队。

  1995年6月14日,北京国安正式敲定了自己的队歌《国安永远争第一》。

  1995年5月28日,北京国安在客场1-0战胜辽宁,取得了职业化以来的首次三连胜。

  国安集团前身为1989年成立的北京国安实业发展总公司,目前注册资本72亿,产业布局涉及资源能源、信息产业、房地产、化工、旅游等行业。

  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核心项目国安府的迟迟不能出售,是这次国安集团流动性问题的一大原因。

  2017年3月24日,最高法做出终审判决,认定信达投资出售股权予中信国安为恶意违约行为,北京庄胜有权解除相关协议。

  根据上述发函,中信集团已经为国安集团提供了37.5亿元的委托贷款,国安集团本身也在推动债券发行工作,但面临较大的审批难度。同时,国安集团正在推进资产处置和资产重组,目前已有點炻金控集团和中泰华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两家意向投资者。

  根据上述发函,截至2018年底,国安集团资产总额2023亿元,净资产13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8%。2018年国安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077亿元,归母净利润只有4000万元。

  截至目前,国安集团持有白银有色31.2%的股权,目前已全部被冻结。此外,国安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持有中葡股份44.93%的股份,已有30.76%被轮候冻结。

  “国安府”的原主人为北京庄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庄胜),董事长周建和曾以35亿元身价登上2003年的胡润中国百富榜名单第12名,但在2009年却因巨额债务不得不转让国安府所在地块。

  4月19日晚间,中信国安(000839.SZ)公告,控股股东中信国安有限公司(下称国安有限)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原因尚需进一步确认。截至4月19日,国安有限持有中信国安36.44%的股权,已全部被司法冻结。

  因背后归属之争,国安府烂尾已十余年,目前经国安集团开发已成为北京二环内稀缺高端项目,当前却因原主人与不良资产处理公司的纠纷陷入困境。

  土地历史纠纷

  2009年10月9日,北京庄胜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达资产)、信达北京分公司(下称信达北分)签订《合作框架协议书》,信达投资拟受让北京庄胜位于宣武门附近的A-G七个地块(国安府所在地块)的开发项目并进行投资建设,北京庄胜完成相关手续后将其过户或更名至信达投资指定的项目公司名下。信达北分作为北京庄胜的债权人对北京庄胜的债务进行重组,北京信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信达置业)作为项目开发公司。

  据《时代周报》获得的一份名为《关于恳请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协调解决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重组过程中有关问题的函》的文件显示,国安集团已启动资产重组工作,且中信集团正在向中国银保监会请求协助。

  三上市公司股权被法院冻结,40亿的“国安府”压垮了2000亿的中信国安集团?

  此前在4月11日,白银有色(601212.SH)、中葡股份(600084.SH)先后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安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公告显示,国安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因涉及转让纠纷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冻结起始日2019年4月11日,冻结期限为三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但因此前信达置业的股权纠纷,2013年,北京庄胜将信达投资、信达北分、信达置业告上法庭,要求解除与之签订的相关协议,返还A-G地块的权益,并支付违约金10亿元。

  在上述发函中,国安集团表示,国安府房地产项目受诉讼影响,暂时无法销售、实现资金回笼,进一步影响了国安集团的财务状况,加剧流动性问题。为此,中信集团恳请尽快对国安府项目再审案件正式立案,推动解决国安府项目的诉讼问题。

  流动性困局

  这次的流动性问题的导火索,是3月19日北京银行(601169.SH)的一则公告,其称因国安集团未能按期偿还25亿保险债权投资计划2019年第一季度利息。该保险债权投资计划为“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不动产债权投资计划”,规模为25亿元人民币,投资期限为5年,募集资金用于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A5地块土地拆迁、归还股东借款、补充流动资金。

  联合资信评级称,国安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大部分质押或冻结,资金链紧张,融资及再融资难度加大,整体偿债能力有所减弱。

  2011年,信达投资公开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信达置业65%及以上股权。2012年,中信国安集团以13.6亿元公开摘牌取得了信达置业100%股权。

  对中信国安来说,这意味着高价所得的土地可能要归还原主人,此前的投资很可能付诸东流。因上述土地的历史纠纷,“国安府”迟迟不能对外出售、回笼资金,加剧了国安集团的流动性问题。

  国安集团官网显示,国安府项目建设用地面积约7.2公顷,项目规划总建筑面为45.92万平方米,其中地上规模约29.58万平方米。

  短短一个月内,国安集团经历了25亿元债务违约、上市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债券评级持续下调,多种迹象表明中信国安集团已经出现了流动性风险。

  中信国安取得信达置业项目公司的成本不仅包括13.6亿元的股权,还包括27亿多元的代北京庄胜偿还的债务,中信国安的实际取得成本约40亿元。

  目前已有5家金融机构对国安集团提起诉讼,启动司法保全程序,已有13家金融机构拟提起诉讼,还有8家金融机构提出提前还款要求。

  北京国安府项目位于西城区宣武门“黄金地段”,紧邻宣武门东大街和宣武门外大街,地铁2号线与4号线交汇的宣武门站,是二环内唯一住宅项目。

  目前信达置业的控股股东是中信国安集团旗下的中信国安城市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国安城市),也是国安集团旗下房地产开发和投资业务的平台。根据官网,截至2017年12月,总资产589.66亿元,净资产81.13亿元,实现年度营业收入47.86亿元。

  国安集团面临严重的流动性危机:截至2019年1月底,国安集团整体有息负债规模达到了1558亿元,其中银行借款占绝大部分约有824亿元,其次是其他借款余额和债券余额共计450亿元左右。除此之外,国安集团还欠有保险公司、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不同金融机构数百亿元的债务。在债权人中,借款余额前四大金融机构包括工商银行99亿元,建设银行80亿元,农业银行66亿元,国开行64亿元。

  记者 习曼琳

  1993年2月26日,董事长王军主持召开了第一次董事会。

  1993年1月13日,国安在广州举行的全国俱乐部锦标赛中1比2负于广州太阳神,这是北京队的球衣上第一次印上“国安”字样。

  1995年6月14日,北京国安正式敲定了自己的队歌《国安永远争第一》。

  1995年4月6日,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球迷部正式成立。

  1999年7月4日,杨晨正式加盟德甲法兰克福,成为首位正式加盟欧洲五大联赛的中国球员。

  1994年4月17日,北京国安正式迎来了职业联赛的首场比赛,在客场2-0战胜广东宏远,杨晨攻入了国安职业联赛的首粒进球。

  1996年11月3日,北京国安在足协杯决赛4-1战胜济南泰山,取得俱乐部史上的首个冠军。

  1996年4月21日,工人体育场迎来北京国安的首场职业联赛,北京国安2-2战平延边。

  1994年6月16日,商业赛,北京国安2-1战胜意大利AC米兰,给球迷带来巨大惊喜。

  1999年12月15日,南斯拉夫人乔利奇正式成为北京国安的主教练,也是球队历史上的首位外籍主教练。

  1997年9月20日,北京国安在足协杯客场5-0战胜八一,这是球队历史上的第100场正式比赛。

  1999年6月30日,卡西亚诺加盟国安,成为国安历史上首位二度加盟球队的外援。

  1997年7月20日,北京国安主场9-1大胜上海申花,创造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最大比分的记录。

  1997年3月30日,肯尼亚外援英加纳成为国安历史上首位进球的外籍球员。

  1997年12月30日,北京国安巴拉圭外援冈波斯领取了1997赛季足球先生金球奖,成为甲A联赛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外籍球员。

  1998年6月10日,北京国安外援冈波斯身披21号球衣代表巴拉圭出战世界杯,是第一位参加世界杯的中国联赛现役球员。

  1998年4月30日,北京国安俱乐部以1200万打包收购了北京威克瑞队24名球员和两名教练。

  1997年8月27日,北京国安迎来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一场亚洲俱乐部赛事,主场4-0大胜马尔代夫新雷蒂安特队。

  1995年5月28日,北京国安在客场1-0战胜辽宁,取得了职业化以来的首次三连胜。

  1997年12月3日,北京国安在亚洲俱乐部优胜者杯第3轮客场2-0战胜日本川崎贝尔迪队,这也是甲A时代中国俱乐部取得的最著名的一场外战客场胜利。

  1995年5月21日,北京国安在主场2-0战胜四川全兴,在职业化以来首次登上积分榜榜首的位置。

  1994年6月19日,高峰在北京国安3-1战胜辽宁远东的比赛中攻入3球,成为首位在职业联赛上要帽子戏法的国安球员。

  1994年1月11日 北京国安正式从八一队租借引进了后卫栾义军,成为国安历史上的第一位内援。

  1994年4月22日,北京国安俱乐部确定了以原中信标志为底样的俱乐部队徽。

  1997年12月28日,北京国安连续第二年闯入足协杯决赛,并以2-1的比分战胜上海申花,成为足协杯首支卫冕的的球队。

  1997年11月28日,以120万美元加盟球队的巴拉圭外援罗曼,这也是中国足坛第一位被买断的外援,也创造了甲A联赛的最高身价。

  北京国安20世纪大事件汇总:创造了无数个中国第一

  1998年3月12日,北京国安在温州2-1战胜大连万达,首次夺得超霸杯的冠军。

  2018年11月30日,北京中赫国安时隔15年再次获取足协杯的冠军,2018年12月29日,将是北京国安的26岁生日。1992年的12月29日, 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国安与北京足球结合,是冥冥之中的缘分,作为北京足球最为重要的标志,也让北京国安坚持了20多年。

  1994年5月1日,北京国安迎来职业联赛的首个主场比赛,2-2战平大连万达。

  1999年3月13日,职业化以来首场北京德比,北京国安在义赛中2-0战胜甲B新军北京宽利。

  1999年12月29日,在2000赛季甲A转会摘牌大会上,北京国安摘下了来自大连万达的小王涛,这也是甲A时代球队引进的最重要的内援。

  1992年12月29日,北京市体委、先农坛运动技术学校和中信国安实业发展总公司,合作成立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北京足球新的一幕正式诞生。

  1999年12月5日,在联赛最后一轮顽强阻击1-1战平此前排名榜首的辽宁抚顺。

  1996年6月25日,北京国安迎来了球队历史上的首位外援,巴西人林德诺通过体测,正式加盟球队。

  1995年11月19日,联赛最后一轮,北京国安主场3-1战胜广东宏远,取得联赛亚军。

  1994年12月,北京国安首次更换主教练,金志扬接替唐鹏举成为球队的主教练。

  1993年8月22日,北京国安队在先农坛体育场以0-2负于巴西桑托斯,这是球队成立后的首场国际比赛。

  1994年7月31日,北京国安主场5-1狂胜上海申花,成为俱乐部历史上第一场经典大胜,谢峰在这场比赛中罚入点球,也创造了中国职业联赛连续四轮比赛均罚入点球的记录。

  1993年1月5日,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成立新闻发布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

  1998年2月4日,俱乐部任命沈祥福为主教练,原主帅金志扬因上调国家队,被俱乐部任命总教练。

  截至目前,国安集团持有白银有色31.2%的股权,目前已全部被冻结。此外,国安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持有中葡股份44.93%的股份,已有30.76%被轮候冻结。

  这次的流动性问题的导火索,是3月19日北京银行(601169.SH)的一则公告,其称因国安集团未能按期偿还25亿保险债权投资计划2019年第一季度利息。该保险债权投资计划为“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不动产债权投资计划”,规模为25亿元人民币,投资期限为5年,募集资金用于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A5地块土地拆迁、归还股东借款、补充流动资金。

  对中信国安来说,这意味着高价所得的土地可能要归还原主人,此前的投资很可能付诸东流。因上述土地的历史纠纷,“国安府”迟迟不能对外出售、回笼资金,加剧了国安集团的流动性问题。

  2017年3月24日,最高法做出终审判决,认定信达投资出售股权予中信国安为恶意违约行为,北京庄胜有权解除相关协议。

  根据上述发函,截至2018年底,国安集团资产总额2023亿元,净资产13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8%。2018年国安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077亿元,归母净利润只有4000万元。

  记者 习曼琳

  但因此前信达置业的股权纠纷,2013年,北京庄胜将信达投资、信达北分、信达置业告上法庭,要求解除与之签订的相关协议,返还A-G地块的权益,并支付违约金10亿元。

  三上市公司股权被法院冻结,40亿的“国安府”压垮了2000亿的中信国安集团?

  目前信达置业的控股股东是中信国安集团旗下的中信国安城市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国安城市),也是国安集团旗下房地产开发和投资业务的平台。根据官网,截至2017年12月,总资产589.66亿元,净资产81.13亿元,实现年度营业收入47.86亿元。

  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核心项目国安府的迟迟不能出售,是这次国安集团流动性问题的一大原因。

  4月19日晚间,中信国安(000839.SZ)公告,控股股东中信国安有限公司(下称国安有限)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原因尚需进一步确认。截至4月19日,国安有限持有中信国安36.44%的股权,已全部被司法冻结。

  在上述发函中,国安集团表示,国安府房地产项目受诉讼影响,暂时无法销售、实现资金回笼,进一步影响了国安集团的财务状况,加剧流动性问题。为此,中信集团恳请尽快对国安府项目再审案件正式立案,推动解决国安府项目的诉讼问题。

  “国安府”的原主人为北京庄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庄胜),董事长周建和曾以35亿元身价登上2003年的胡润中国百富榜名单第12名,但在2009年却因巨额债务不得不转让国安府所在地块。

  目前已有5家金融机构对国安集团提起诉讼,启动司法保全程序,已有13家金融机构拟提起诉讼,还有8家金融机构提出提前还款要求。

  北京国安府项目位于西城区宣武门“黄金地段”,紧邻宣武门东大街和宣武门外大街,地铁2号线与4号线交汇的宣武门站,是二环内唯一住宅项目。

  据《时代周报》获得的一份名为《关于恳请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协调解决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重组过程中有关问题的函》的文件显示,国安集团已启动资产重组工作,且中信集团正在向中国银保监会请求协助。

  此前在4月11日,白银有色(601212.SH)、中葡股份(600084.SH)先后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安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公告显示,国安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因涉及转让纠纷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冻结起始日2019年4月11日,冻结期限为三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国安集团面临严重的流动性危机:截至2019年1月底,国安集团整体有息负债规模达到了1558亿元,其中银行借款占绝大部分约有824亿元,其次是其他借款余额和债券余额共计450亿元左右。除此之外,国安集团还欠有保险公司、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不同金融机构数百亿元的债务。在债权人中,借款余额前四大金融机构包括工商银行99亿元,建设银行80亿元,农业银行66亿元,国开行64亿元。

  联合资信评级称,国安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大部分质押或冻结,资金链紧张,融资及再融资难度加大,整体偿债能力有所减弱。

  流动性困局

  短短一个月内,国安集团经历了25亿元债务违约、上市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债券评级持续下调,多种迹象表明中信国安集团已经出现了流动性风险。

  2009年10月9日,北京庄胜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达资产)、信达北京分公司(下称信达北分)签订《合作框架协议书》,信达投资拟受让北京庄胜位于宣武门附近的A-G七个地块(国安府所在地块)的开发项目并进行投资建设,北京庄胜完成相关手续后将其过户或更名至信达投资指定的项目公司名下。信达北分作为北京庄胜的债权人对北京庄胜的债务进行重组,北京信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信达置业)作为项目开发公司。

  土地历史纠纷

  中信国安取得信达置业项目公司的成本不仅包括13.6亿元的股权,还包括27亿多元的代北京庄胜偿还的债务,中信国安的实际取得成本约40亿元。

  国安集团前身为1989年成立的北京国安实业发展总公司,目前注册资本72亿,产业布局涉及资源能源、信息产业、房地产、化工、旅游等行业。

  国安集团官网显示,国安府项目建设用地面积约7.2公顷,项目规划总建筑面为45.92万平方米,其中地上规模约29.58万平方米。

  2011年,信达投资公开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信达置业65%及以上股权。2012年,中信国安集团以13.6亿元公开摘牌取得了信达置业100%股权。

  根据上述发函,中信集团已经为国安集团提供了37.5亿元的委托贷款,国安集团本身也在推动债券发行工作,但面临较大的审批难度。同时,国安集团正在推进资产处置和资产重组,目前已有點炻金控集团和中泰华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两家意向投资者。

  因背后归属之争,国安府烂尾已十余年,目前经国安集团开发已成为北京二环内稀缺高端项目,当前却因原主人与不良资产处理公司的纠纷陷入困境。

  摆在球队面前的问题是,刚从海外归来的张玉宁需要适应中超和亚冠的节奏,最后一个加盟国安队的王刚没有随队进行冬训,他们都需要时间与球队磨合、尽快和队友建立默契。正如主教练施密特所说,赛季正式开始后,技战术演练的时间将被大幅压缩,球队会在旅途奔波、球员身体恢复等方面消耗更多时间。

  外援巴坎布还未走出上赛季后半程“进球难”的怪圈。

  与密集赛程相配套的就是人员轮换,这是对球队板凳深度的一大考验。国安队今年引进的6名新援已经正式亮相,侯永永、李可、金玟哉、张玉宁、王刚和邹德海的加盟被视作球队在实力上的补强。国安队已经完成了亚冠联赛的二次报名,张玉宁和王刚通过补报进入名单。侯永永和李可两名归化球员则因转会籍手续尚未完成,不会参加今年的亚冠小组赛,他们只能在联赛赛场上为球队提供帮助。

  专题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萧

  相比于傲视中超的中前场,后防线依然是国安队的短板。虽然超级杯比赛,为联赛和亚冠保存实力的国安队没有派出正牌中后卫组合,于洋、雷腾龙、金玟哉和张瑀都作壁上观,但比赛中出现的问题在上赛季就曾多次出现:被上港打进的一个球与边后卫姜涛和守门员配合出现失误有关;第二个失球,客串中后卫的吕鹏负有一定责任。如何降低后场失误率,同样是国安队需要解决的问题。

  通过传控掌控局势,是施密特希望国安打出的比赛。在训练中,德国人强调的是训练质量和强度,尤其是在短时间内的强度——在70秒或80秒的时间里进行高强度全力逼抢。与上港一战也可以看出,国安队多数时间里都在中前场保持高压态势,以此限制对手的进攻,这一战术取得了成功,中超卫冕冠军的威胁只能来自于反击。

  新援磨合仍需时间

  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李明此前已经公开提出了球队新赛季的中超目标:比去年更进一步。国安队上赛季获得了中超第四名,球队今年将向前三名乃至冠军发起冲击,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尽快将新援的纸面实力转化为实打实的战斗力。

  此外,门将环节现在也需要受到国安队的重视。上赛季的主力门将郭全博受到国奥队征召,球队已经前往泰国进行集训,备战奥预赛,将缺席3月份的国安赛事。侯森在超级杯前脚部骨折,近期将接受手术。国安队在联赛初期可用的门将只有杨智和邹德海。杨智的比赛经验毋庸置疑,但他去年因伤缺席了整个赛季的比赛,是否已恢复到最佳状态还是一个未知数。新援邹德海虽然跟随了球队冬训,但仍需时间与后防线建立默契。在后防和门将选择上,仍需要国安教练组下一番功夫。

  后防还是未知因素

  2019赛季,北京国安将面临联赛、亚冠和足协杯三线作战。密集赛程的影响在3月就可见端倪:3月1日至13日,国安队要进行4场比赛,分别是3月1日客场挑战武汉卓尔,3月6日赴客场与全北现代进行亚冠小组赛首轮比赛,3月9日联赛客场挑战重庆队。3月13日在工体迎战亚冠小组赛第二个对手浦和红钻,那将是国安新赛季首个主场比赛。

  归化球员侯永永的表现是新赛季北京国安的一大看点。本版图片/Osports

  短板

  对于超级杯的失利,国安队上下给出最多的评价就是“遗憾”。其实类似得势不得分的场面在上赛季就出现过,如何将优势转化为胜势?解决了这个问题,国安才能成为真正的强队。

  打法

  今晚,新赛季中超首轮比赛北京中赫国安客场挑战升班马武汉卓尔。此前,北京国安已经在超级杯舞台上亮相,球队在那场比赛中展现出了通过传控掌控比赛的风格,但在漫长的赛季里,球队仍需解决人员轮换、后防不稳等问题。

  必须指出,在将近700次传球、控球率达到61%的情况下,国安队门前把握机会的能力并没有随之提升。超级杯比赛中,国安队全场共有17次射门,射正8次,未能取得进球;上港全场射门10次,射正5次,取得2个进球。国安队整场比赛创造了不少机会,却未能改写比分,外援巴坎布还未能走出上赛季后半程“进球难”的怪圈。以此前的经验看,刚果前锋在单前锋体系中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他似乎更适应442阵型。随着中超各队越来越熟悉巴坎布的特点,或许教练组会通过阵型的改变来增强火力。

  以国安队现有的人员配置,金玟哉被视作“针对亚冠的引援”。从上赛季的情况来看,国安队的高失球数也与后防线频繁出现伤病减员相关,今年赛程更为紧密,后防健康将再次受到考验。施密特在超级杯后透露,教练组会在赛季中对外援进行“更聪明的选择”。随着新援与球队磨合程度的加强,在联赛中也会派出金玟哉,而让张玉宁与巴坎布进行轮换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传控仍需把握机会

  超级杯比赛北京国安0比2不敌上海上港的结果令人遗憾,但过程令人欣喜。从比赛数据统计来看,国安队传球次数为696次,传球成功率86%,上港的传球次数为356次,成功率73%。在控球率方面,施密特的球队以61%对39%占据绝对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国安队后场传球次数在总传球次数中所占的比例并不大,多数是中前场的有效传球。

  阵容

  北京国安 目标前三


End
    本文地址:http://www.ecshopzone.com/titaidongtai/2019/0628/35.html
    声明:本页信息由网友自行发布或来源于网络,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本站只为传递信息,我们不做任何双方证明,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文章内容若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 © 2019 ag8官网资讯博客 www.ecshopzone.com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