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 > 官网头条 >

[日韩关系]突然对立升级!日韩关系正陷入“非常

  虽然在华盛顿也有很多人认为(日美和美韩的)冷战型同盟仍然存在、并无任何改变,但我认为将发生变化。若日韩对立达到极限,在军事和战略方面统一的日美与美韩的同盟关系将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解体”,导致削弱东亚地区的同盟结构。已出现日美同盟和美韩同盟(选择哪一个)的零和状态征兆。对于美国的政策决定者而言,这是非常困难和危险的状态。

  来源:参考消息

  答:我认为比起历史认识的差异,更主要的是国家利益不同。围绕朝鲜核问题,(重视维持施压的)日本与对放宽制裁态度积极的韩国的战略利益相距甚远。美国如何应对朝鲜,已不可避免地被理解为是优先考虑日韩哪一个盟国的选择。此外不能忽视的是,在对华关系方面,日韩的利益也有很大不同。

  问:您如何看待日韩关系恶化?

  共同社采访内容摘编如下:

  问:日韩关系恶化的背景原因是什么?

  ▲6月28日上午,在大阪国际会展中心举行的G20领导人峰会欢迎仪式上,文在寅(左)与安倍晋三握手合影。( 韩联社)

  日本共同社7月7日报道称,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希拉·史密斯认为,最近日韩关系的恶化与过去截然不同,已接近无法修复的地步。她警告称,美国与日韩分别建立的同盟关系可能陷入无法发挥作用的状态。

  答:到奥巴马政府为止,无论是美国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政府都认为日韩关系的改善至少是符合美国利益的,但特朗普政府则看不到这种认识。现政府有太多其他的关心事项,无暇顾及,缺乏对于日韩关系重要性的政治层面理解以及处理能力。日韩方面也看不出希望美国介入。

  答:导致关系恶化的事态不断积累且看不到解决的头绪这一点与过去的困难不同。继原被征劳工问题、火控雷达照射问题后,以往即使外交方面关系恶化也仍是冷静伙伴的武装力量处于相互厌恶第一线的情况也非常严重。日本限制向韩国出口半导体材料不过是令关系恶化的一个新要素而已。

  问:关于美国居间调停,您怎么看?

  10日,日本《读卖新闻》《朝日新闻》等多家媒体报道称,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日前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针对“慰安妇”问题,(谢罪的)应该是代表日本的首相,或者是即将退位的天皇。他还在提及天皇时使用了“战争罪主犯的儿子”这一表述。文喜相认为,作为战争罪主犯的儿子,明仁如果能和在世的韩国老人握手,亲口说一句“真是很抱歉”,那么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

  文喜相要求天皇道歉的言论在日本社交网络中也引发广泛争议,有日本网友称“韩国国会议长侮辱天皇陛下是战争罪主犯的儿子。我要求日本政府立刻对韩国进行猛烈经济制裁”“文喜相对天皇陛下的失礼真可恶”“居然让天皇陛下谢罪,和这样的国家只有断交”。

  日韩关系近来因二战劳工索赔问题、韩国解散“慰安妇”基金财团等诸多矛盾降至冰点。10日,日本舆论再被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有关“天皇道歉可解决‘慰安妇’问题”的言论引爆。分析称,日韩关系或将因此事继续恶化。

  (资料图 视觉中国)

  来源:环球时报

  据《朝日新闻》报道,文喜相是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资深国会议员,曾于2004年至2008年担任韩日议员联盟的会长。2018年5月,文喜相以文在寅总统特使的身份访问日本,并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谈。因此,文喜相在韩国政界被称为“知日派”政治家。《日本经济新闻》称,文喜相此番言论,很有可能加剧日韩关系的恶化。日本《每日新闻》则认为,可以理解文喜相的发言是出于希望日韩和解,但从内容角度来看该发言很有可能被认为是要对天皇进行政治利用而招致批判。

  据了解,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2012年曾因发表“明仁天皇访问韩国的话,那么日本应该向在韩国独立运动中的牺牲者道歉”的言论,导致日本舆论不满。因此文喜相的言论,也让韩媒担忧,会刺激日本民众的情绪。(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孙秀萍 环球时报记者 陈洋)

  据日本共同社7日和6日报道,由于韩国最高法院支持韩国被强征劳工向新日铁住金索赔,日本政府强烈不满。东盟相关首脑会议将于11月中旬在新加坡举行,APEC峰会将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日韩两国外交部门计划放弃让安倍与文在寅在上述会议上举行正式会谈。日本外务省称,韩国政府当前的态度“让会见没有意义”。韩联社7日援引青瓦台高级别相关人士的话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文在寅和安倍的相关会晤很难举行。共同社称,日韩首脑仍可能在以上国际会议期间短暂“站立会谈”,而安倍也将借此计划,向文在寅再次表达不接受韩方判决的立场。此外,原计划于本月上旬举行的日韩外务部门局长级磋商也将延期。日本《每日新闻》称,在这种情况下,文在寅取消“年内访日”基本已成定局”。日本政府周三公布消息称,计划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诉讼,状告韩国政府对本国造船企业违规发放补贴。《韩国先驱报》7日称,这是对韩方判决的报复。

  对此,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表示,韩方的判决并非否定《日韩请求权协定》,而是基于该协定判定其适用范围。日本领导人可以对韩司法机构的判决表示不满,但日方意图将该问题升级为外交纷争“不明智”。韩国外交部6日也表示,日本政府人士刺激韩国国民情绪的发言令人忧虑。这是相关判决出炉后,韩国政府首次对日本政府相关立场作出回应。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赵显6日会见日本驻韩大使长岭安政,双方就判决等两国间悬而未决的问题深入交换意见。韩国国安室室长郑义溶周二出席国政监察时表示,如果日方继续当前的强硬态度,韩方也将不得不采取相应的措施加以应对。

  就连朝鲜也对东京提出批评,称日方的相关表态是“无耻之言”!《日本经济新闻》称,围绕历史和国际法律问题,日韩关系正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韩联社称,日本政府可能作出诉诸国际法院等强硬回应韩方判决,两国关系可能恶化。《韩民族日报》称,此次判决打开了强征劳工和遗属申请日企赔偿的道路,对韩日关系的影响非同小可。也有分析称,考虑到涉事的新日铁住金公司还要谋求今后在韩国的经营与发展,日韩两国也互有维持和发展与对方关系的需要,两国政府可能采取谈判等方式寻找妥善的解决方案。

  “韩国判决违反国际法。”据共同社7日报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当天称,《日韩请求权协定》对包括司法部门在内的当事国整体具有约束力,韩方的判决是向国际秩序发起挑战,要求韩国政府立即采取措施予以纠正,表示正在关注韩方将如何应对。报道称,这是对韩国高官7日“东京反对首尔判决无助于解决问题”表态的回应。河野太郎6日、4日和3日还接连表态,甚至将韩国的判决称为“暴行”。安倍10月30日也表示,韩国判决违反国际法,日方将采取坚决态度应对此事。日本方面日前召见韩国驻日大使李洙勋表达抗议。

  两国已经计划放弃在11月中旬的国际会议上举行首脑会谈,此前双方积极协调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年内访日一事恐难成行。

  朝鲜 “平壤广播电台”6日晚也对日方提出谴责,称其言论“无视经历巨大痛苦的受害者提出的赔偿要求,完全是从正面发起挑战的无耻之言”。朝方表示,将坚持斗争下去,直到日本政府就强征劳工及性奴问题等犯罪作出道歉和赔偿。此次是朝方在韩国最高法院作出判决后首次作出正式评论。针对有意与朝方举行首脑会谈的日本政府,朝方领导层重申要求清算历史问题的立场,并在各方就朝核问题展开博弈的背景下,表现出与韩国舆论协同步调的姿态。日本NHK电视台认为,朝方此举或意在打乱日韩阵脚。

  10月30日,韩国最高法院就4名二战时期遭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索赔一案作出最终判决,判处涉事日本企业新日铁住金公司向每名原告赔偿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2万元)。该案诉讼过程长达13年零8个月,案件的核心争议点在于,日本基于1965年签署的《韩日请求权协定》,向韩国提供的5亿美元经济援助可否视为向强制征用受害者支付的补偿款。该协定规定,关于两缔约国及国民(含法人)的财产、权利和利益以及两缔约国及国民之间的请求权的问题,得到了彻底且最终解决。

  环球时报环球时报今天

  强征劳工索赔案让日韩陷入对立!包括韩国总理在内的两国高官近期不断隔空互怼,驳斥对方的主张。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韩国总统文在寅1月10日强调,围绕接连出现的要求日本企业进行赔偿的原劳工诉讼案,韩国政府只能尊重判决,日本应认识到这一立场。而日本则主张判决违反国际法,双方分歧严重,日本要求举行的政府间磋商也没有头绪。《日本经济新闻》1月14日报道称,日韩间的相互不信任在不断加深。

  在日本媒体看来,造成这一局面的背景之一是“日本通”人物被从韩国外交决策渠道中排除。

  文在寅指出,“日本的政治领导人(把劳工问题)作为政治上的争论焦点,使问题扩散”。他还表示,日韩两国关系恶化“原因是过去的不幸历史。日本政府应该采取稍微谦虚一点的立场”。

  《日经新闻》回顾称,日韩之间自2018年秋季以来接连出现多项问题,包括韩国政府宣布解散根据日韩慰安妇问题协议设立的基金会、日企在原劳工诉讼案中败诉、韩国海军驱逐舰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海上自卫队巡逻机等。这些问题都没能达成妥协,两国间的不信任感在不断加强。

  韩国检察部门正以涉嫌干涉大法院工作以搁置审理原劳工诉讼案的嫌疑追究朴槿惠前政府。由于保守风格的行事逻辑,达成日韩协议时的外交官等也处在风口浪尖上。

  围绕三菱重工业的原劳工诉讼案,原告团将于1月18日向该公司提出和解协商。如果三菱重工不同意,计划从3月1日起开始执行资产扣押程序。韩国的市民团体预定于25日面向想对新日铁住金进行追加诉讼的人员举行说明会。

  日本政府1月9日要求根据《日韩请求权协定》对原劳工问题进行政府间磋商,但文在寅没有回应。韩国总统府将诉讼案的应对措施完全抛给了韩国总理、“知日派”李洛渊,李洛渊对日本方面表示“需要时间”。

  文在寅在新年伊始的记者会上表示,“韩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必须尊重判决。日本应当认识到‘这是没办法的事’”。自2018年10月底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做出要求新日铁住金赔偿的判决后,文在寅首次在公开场合发表观点。

  在雷达照射问题上,文在寅也未能对事态进行完全管控。韩国国防部公布了驳斥日本主张的8种语言的视频。韩国军方也展现出强硬态度,包括着手制订友好国家军队进行威胁飞行时的应对手册等。

  在韩国国内,对于将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作为战后日韩关系的基础缺乏共识。媒体报道的解释是“面临选举的安倍晋三首相为了团结保守势力而将日韩问题进行政治利用”。

  韩国前外交部人士指出,“文在寅政府和日本政府的沟通不顺畅”。其背景是为支持率低迷所困的文在寅将主要精力放到了南北问题和经济复苏上。

  正如文在寅所指出的那样,日方的发言使韩国的国民感情受到了刺激。不过文在寅的发言中也暗含着将事态恶化的责任转嫁到日方头上的意图。

  针对近期不断恶化的日韩关系,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月28日在外交政策演讲中呼吁:“强烈要求韩方切实遵守《日韩请求权协定》、关于慰安妇问题的日韩共识等国际承诺。”

  此前,日韩两国之间发生了关于韩国海军舰艇是否对日本巡逻机进行火控雷达照射的争论。争论愈演愈烈、不断升级,已发展为双方竞相对外公布现场视频的“宣传战”。

  韩军于24日公布了日本海上自卫队P—3巡逻机前一日贴近飞行威胁韩国军舰的5张照片,包括2张红外线摄像机所拍影像的截图、1张摄录机所拍影像截图、2张雷达画面。其中一张红外照片拍下了23日下午2点03分日机的身影,此刻的雷达画面显示,日机从60米高度低飞,距韩军“大祚荣”舰右舷仅有540米。韩国国防部称,雷达所标日机的高度和距离是客观科学的证据。韩国军方称,这是日方飞机第四次抵近韩国军舰,前三次分别为去年12月20日、今年1月18日和1月22日。

  近来日韩两国围绕历史问题一直磕磕绊绊。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去年11月裁定,日本企业三菱重工应承担4名二战被强征的韩国劳工的赔偿责任,原告方可向法院申请扣押该公司的资产。而日本政府则坚持认为,两国1965年签订《日韩请求权协定》、恢复邦交正常化时,此类民间索赔问题“已经解决”,敦促日本企业拒绝赔偿。

  双方在历史问题上的分歧与日俱增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新年记者会上就劳工赔偿问题表现出了较为强硬的姿态。他敦促日本在历史问题上采取谦逊态度,尊重韩国司法机构的审判结果,同时称日方试图把强征韩国劳工索赔案政治化并引发争议不明智。

  郑景斗26日表示,韩方绝不容忍危及韩军官兵人身安全的任何挑衅行为,他还指示海军今后坚决反制日本巡逻机低飞威胁韩军的一切行为,并要求韩国海军平时彻底执行海上警戒作战任务,以应对各种突发事件。

  日前,日本防卫省拟取消海上自卫队护卫舰“出云”号今年春季停靠韩国港口的计划,韩方最近也已经向日方通报,把下月访问日本舞鹤港的计划推迟,这凸显了日韩紧张关系已经开始影响两国防务交流。

  困扰日韩关系的问题除了强征劳工案以外,还有韩国宣布解散依据《韩日慰安妇协议》设立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一事。在韩国民间,要求日方反省历史的呼声强烈。韩国民众一直要求日本政府就二战时期强征“慰安妇”的罪行道歉并对“慰安妇”受害者进行赔偿。

  今年1月23日,河野太郎与韩国外长康京和在瑞士达沃斯实现了会谈。然而,日韩外长仅在会谈中重申各自在“慰安妇”问题和二战劳工赔偿问题上的立场,双方并未取得共识。日本共同社分析指出,日韩外长会谈未能就解决强征劳工问题及“慰安妇”赔偿等问题找到出路,这反映了历史问题上日韩之间的分歧与日俱增。

  对于韩方的指责,日本共同社24日报道说,日本防卫相岩屋毅当天浏览了韩方公布的照片,他否定了韩方的主张,称“韩方可能意在向国内外舆论传递其行为的正当性”,此举将导致双方对立关系进一步深化。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日韩之间的历史问题长期而复杂,要想解决绝非易事。日本坚称相关索赔问题已经通过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解决,但韩方认为这一协定不影响强征劳工受害者个人对日方的索赔权,双方分歧明显。两国舆论普遍认为,在日韩双方间不信任感不断增加的情况下,两国关系近期很难出现改观。(记者 刘军国 马菲)

  日韩紧张关系已经波及两国防卫等领域的交流。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军方人士27日表示,韩方最近已经向日方通报,把下月访问日本舞鹤港的计划推迟,该活动是韩日舰队司令官级别指挥官之间每年都会以轮流出访形式例行举行的交流活动。据悉,日本防卫省也在重新考虑是否取消“出云”号等多艘日本军舰春季停靠釜山港的计划。

  日本《读卖新闻》1月25日至27日开展的舆论调查显示,针对强征劳工诉讼判决和“雷达照射风波”等问题导致不断对立的日韩关系,71%的日本受访者认为“只要韩国坚持难以接受的主张,即便两国关系得不到改善也没办法”,只有22%的受访者认为“为了让日韩关系得以改善,日本应该考虑向韩国靠拢”。

  韩国《韩民族日报》评论称,在双边关系已经跌至冰点的情况下,日本应当停止刺激对方的危险“挑衅行为”,并需要作出解释和道歉,不要继续作出损害双边关系的行为。

  围绕“日本军机低飞威胁”日韩各执一词

  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1月26日视察韩国海军作战司令部,要求韩军严正应对日本巡逻机低飞威胁韩国军舰一事。韩方声称,近来日本巡逻机已第四次低飞威胁韩国军舰,“这是任何一国海军都不会容忍的挑衅行为”。此外,日韩近期还因“雷达照射风波”、二战强征劳工赔偿、韩国解散“慰安妇”基金会等问题产生龃龉。分析人士认为,日韩双方在历史等相关问题上分歧明显,两国关系短期内难以缓和。


End
    本文地址:http://www.ecshopzone.com/guanwangtoutiao/2019/0729/203.html
    声明:本页信息由网友自行发布或来源于网络,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本站只为传递信息,我们不做任何双方证明,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文章内容若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 © 2019 ag8官网资讯博客 www.ecshopzone.com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