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 > 官网头条 >

[林克欢]哈姆雷特、罗慕路斯、斯多克芒:宿命的

  迪伦马特将《罗慕路斯大帝》称为“非历史的历史剧”。历史剧本来就是虚构之作,在“历史剧”之前再冠以“非历史”,分明是告诉观众,此剧虚构套着虚构,虚幻中隐含虚幻。迪伦马特在《戏剧的问题》(1955年)一文中写道:世界(还有表现这个世界的舞台)对于我是个奇怪的东西。在这个怪诞、荒唐、颠倒了的世界中,一切都充满着不确定性。世界的面目就是没有面目,使严酷的历史显出滑稽的真相,将游戏于其中的主人公打扮成小丑,正是理解历史可能性的一种工具,或者说是迪伦马特理解历史与在舞台上表现历史的独特方法。

  易立明版“罗慕路斯”:相信嘲讽的力量丨剧评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危卓

  剧照。图源网络

  在《罗慕路斯大帝》的演出中,舞台布景稳定的对称结构,表现的是一个颓败、荒芜、混乱的巨型鸡舍。台口陈列着一排鸡模型,台中放养着一群惊慌失措的活鸡。帝国的文武大臣几乎都从舞台两侧有如鸡笼入口般低矮、逼仄的门洞进进出出。人鸡混杂、国事废弛。鸡窝就是世界的面目,虚有其表的稳定结构便是帝国的真相。

  □林克欢(戏剧评论家)

  新蝉戏剧中心在中间剧场演出《罗慕路斯大帝》已过去了将近一个月,我仍在为它只演几场深感惋惜。因为,在这个不断有人呼唤原创戏剧的年代,易立明可称得上是真正具有原创性的戏剧家。

  全剧最妙的一场是,日耳曼人兵临城下,帝国油尽灯枯,一群居心叵测的廷臣趁夜潜入罗慕路斯的寝室,藏在沙发、睡床底下,紧贴在壁橱之中,企图刺杀皇帝,夺回一己的私利和权力。罗慕路斯轻易地破解这一图谋,义正词严地指证他们的虚伪、欺骗和罪行。这是全剧政论色彩最浓烈的段落。易立明删节了罗慕路斯大段大段的台词,将慷慨陈词化为滑稽的戏法。导演将所有图谋不轨的廷臣统统塞进低矮的桌子底下。罗慕路斯掀起桌布,从桌子底下钻出一个狼狈不堪的廷臣;罗慕路斯放下桌布,又故弄玄虚地掀开桌布给观众看,桌底下空空如也;他又面不改色地掀起桌布,桌子底下又钻出一个灰头土脸的脑袋……如此反复多次。所有谋反的廷臣统统变成罗慕路斯剧终变戏法的道具。易立明无意将罗慕路斯塑造成一个窥破生死、大义凛然的圣者,也无意从中钩索出什么深在的道理来 。面对历史的荒诞,喜剧是我们的权利。与其使观众义愤填膺,不如让观众哈哈一笑。

  没有任何一个个人能终结历史,像巴思妇人或福斯塔夫爵士一样,尽情沉浸在孩童式游戏之中的罗慕路斯,其实只是迪伦马特的奇思异想。对易立明来说,或许对世界的荒诞比对历史的终结更感兴趣。一个徒有其表又随心所欲的帝国,其实只是一个鸡窝,一个完全颠倒了的世界。这是集体性的历史不幸,或如迪伦马特所说,“一个不得不接受的不幸的谜语”。

  该剧讲了西罗马帝国末代皇帝罗慕路斯,全然不顾前线告急,终日喂鸡嬉戏,神定气闲地满足于当一个无所作为的皇帝。帝国危在旦夕,群臣心急如焚。最终,行差踏错又绝非偶然地在入侵者日耳曼人的军礼前,宣告引退并解散罗马帝国,亲自宣判一个残暴而腐朽的王朝的死刑。剧中的罗慕路斯与史籍中的罗慕路斯毫无相同之处。剧作家迪伦马特说:“罗慕路斯十六岁继位,十七岁下台……我则把他的在朝时间延长二十年,并称他为‘大帝’。”剧中,罗慕路斯是一位披着小丑彩衣的智者,一个被历史宣判其政治生命终结、也终结一个残暴而衰颓王朝的历史法官。

  易立明是国内少数几个极富幽默感和创造才情的戏剧人之一,在其执导的《帝国专列》《秦国喜剧》等作品中,我们已领略了他对历史及更广泛的现实的反讽意识。同迪伦马特一样,易立明也直接或间接地承受着乔叟、薄伽丘等伟大作家的恩泽。相信嘲讽式故事自有其内在的力量,它既不是表达终极真理的媒介,也不必受教诲与道德的拘囿。他们嘴角带着笑意,喜剧性地从一个角度跳到另一个角度去观察、评价生活,以一个任何历史哲学范畴都无法涵盖的奇异故事,去表现世界的怪异与历史的荒诞。

  舞台布景,活鸡在舞台上。图源网络

  6月21日,根据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繁花》改编的同名话剧《繁花》(第一季)亮相北京天桥艺术中心。长篇小说《繁花》的作者金宇澄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繁花》是一部彻头彻尾以“非主流视角看待上海城”的地域小说,也是一部在现代网络语境下与网友互动中最终形成的创作。《繁花》的创作团队相对年轻,舞台改编为《蒋公的面子》的作者温方伊。“戏剧是文学的,也是空间的。”立在舞台上的《繁花》尽管丢掉了原著中很多重要的细节和信息,30多万字的长篇被搬上时空高度限制的剧场,大多避免不了会有巨大的亏空。尽管如此,上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两个时空中交替的叙事成为打开上海城市记忆的一种方式。舞台上的《繁花》还是让观众感受到了上海这座中国最负盛名的现代城市的宏大叙事背后小人物命运的真相,感受到如改编者所说的“一股含蓄却绵延不断的力量,一种难以描述的生命状态”。作为观众,可能在某一时刻与原作者金宇澄有一种“静静地,我们拥在言语能够照进的世界里”的共鸣。

  孟京辉版《茶馆》剧照 李晏摄

  今年邀请展恰逢改革开放40年,不少参展院团复排原创经典。辽宁人艺演出的反映东北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命运的《父亲》创作于1998年,编剧李宝群。演员宋国峰塑造的爱厂老工人的忠诚、彷徨、困守和苦闷依然能感动身临其境的普通观众。山西话剧团演出了2004年创排的话剧《立秋》,在舞台上树立为商做人的原则和信誉。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家客》,问世以来一直有热烈的剧场反应。究其原因,一方面得力于编剧喻荣军明晰观众对看戏要看冲突的需求把握,一方面就是在这场逐渐展开的家庭纠纷背后,有张先衡、宋忆宁、许承先扮演的三个相对鲜活的人物,还有对一个时代的人生回顾。

  驱动文化传媒出品的《酗酒者莫非》《铸剑》是与波兰大导卢帕和中生代导演亚日那的合作;央华时代文化出品的《犹太城》是与以色列戏剧《乡村》的编剧约书亚·索博尔的深度合作,编剧导演都是索博尔。国家大剧院的《暴风雨》《哈姆雷特》,是与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持续的项目合作。中国国家话剧院轮演剧目《战马》是与英国国家剧院的合作项目。今年乌镇戏剧节上田戈兵戏剧工作室出品的《500米:卡夫卡、长城、不真实的艺术图像及日常生活中的英雄主义》,更是多国艺术家的集体合作。天桥艺术中心7月持续演出两天广受好评的《轻松五章》源自吴氏策划出品的《柏林戏剧节在中国》项目。2018年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戏剧生产已经印证了一条清晰的国际化路径。

  国有院团负有在舞台上反映现实、观照历史,与时代精神紧密互动的重任。由中国国家话剧院主办的原创话剧邀请展,旨在集结全国有代表性的国有院团独具地域文化的原创戏剧生产。邀请展为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2月23日开幕,今年已第四届,全程历时4个半月。国家艺术基金对国有戏剧院团的原创项目支持是此类戏剧生产的重大前提,体现了我们这个时代戏剧生产与社会建制的关系。戏剧工作者加工各种反映当代生活和思想的素材,生产出相对应的作品来。新时代的中国故事被搬上舞台。

  中国国家话剧院在本届原创话剧邀请展上推出三部新剧:刘立滨、杨占坤合作的独角戏《人生天地间》,题材来自《阿Q正传》。反映张骞出使西域的《行者无疆》,编剧王婧与导演赵淼合作,运用形体表演的手段,借舞台假定性穿越丝路文明的千年古道。被视为“国话年度最精彩的民国法庭大戏”的《特赦》,掀动了这届原创话剧展的观剧热潮。编剧徐瑛、导演李伯男取材民国公案,以戏剧的方式再现了奇女子施剑翘佛堂刺杀孙传芳誓报父仇,磊落自首后被特赦的传奇。人物个性鲜明、情节一波三折,法庭论辩激越。情与法、公平与正义,编剧想要通过这个民国题材来回应当下“于欢案”凸显的社会问题。

  《繁花》剧照 尹雪峰摄

  在不同名目下的戏剧节和展演中引进的西方剧目依然为观众所瞩目。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请来了法国马赛剧院的《可笑的女学究》、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国家剧院的《暴风雨》、波兰卡齐米日·戴梅克罗兹新剧院的《福地》、俄罗斯联邦鞑靼斯坦共和国喀山俄罗斯模范大剧院的《黑桃皇后》;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演出季请来了《人民公敌》《德·浦尔叟雅克先生》《婚姻生活》;田沁鑫主持的上海大戏院开幕演出季陆续上演意大利意象派导演罗密欧·卡斯特鲁奇的《不可自理的生活》,日本静冈县舞台艺术中心的《变形记》,德国邵宾纳剧院的《海达·高布乐》,山羊之歌剧团的《评价哈姆雷特》。

  《铸剑》剧照 李晏摄

  对老舍先生《茶馆》风格不同的解读,已经成为贯穿2018年中国戏剧的演出事件。四台《茶馆》在这两年竞相上演。6月16日,人艺《茶馆》重张,梁冠华、濮存昕、杨立新、吴刚等名角齐聚一堂,迎来了跨越60年的第700场。人艺的老《茶馆》是中国绝对可以申遗的话剧演出标杆,名副其实的博物馆艺术。但《茶馆》仅有这样一种演出形态是万万不够的。就像莎士比亚的名剧《哈姆雷特》不断在演出中得以重生一样,我们的《茶馆》作为民族文化的巨大资源为什么不能通过艺术家的巧思和剧场新观念的注入,经过创作者对材料的捣碎、搅拌、发酵、变形,使其再次勃发出演出的张力和激情?在这一层面上看,王翀的《茶馆2.0》和2017岁末2018年初李六乙推出的川话版《茶馆》算是前后两次大胆有效的实验。而到了2018年10月18日,孟京辉在第六届乌镇戏剧节开幕大戏中对话剧《茶馆》近4小时的颠覆式演出,则预示着从经典出发的一种舞台创作的生机和新的可能性。孟京辉的这台《茶馆》是一次旁征博引的演出,是“一次对老舍的精神拜访”,是一场激情达到顶点的关于《茶馆》的祭礼。整台演出不是单线条地对老舍剧本的临摹和效仿,而是由《茶馆》所激发的多声部的咏叹、摇滚与吟唱。在老舍先生的《茶馆》最后一幕中,王掌柜不想活了。碰巧常四爷秦二爷也不约而同来看茶馆最后一眼,三个老人把四爷捡来的纸钱撒向空中,为自己喊喊,祭奠就要完结的人生。孟京辉《茶馆》第一幕开场,实际上对应的正是这一经典的戏剧场面。参加演出统一着装的全体演员分布在舞台表演的各个空间,以各自的角色担当,对人物的经典台词进行撕心裂肺富有节奏的呼喊。孟京辉以舞台引用的手法把《茶馆》里最精彩的部分铭刻成新茶馆舞台最重要的场面。这就是传承,是对经典致敬的一种体现。当然不管是孟京辉的《茶馆》还是波兰导演亚日那的《铸剑》,在具体的舞台语汇中都存在中国素材的西方表达问题。孟京辉《茶馆》的戏剧构作塞巴斯蒂安来自德国,习惯透过德国人的思维逻辑看中国。在孟京辉的这版《茶馆》中,戏剧构作在给导演的建议中投入了对材料进行分析和援引的布莱希特视角。

  北京日报

  1998年,林兆华用《三姐妹·等待戈多》展开了与世纪经典的对话。20年后,《三姐妹·等待戈多》回归首都舞台,等待的叠加情绪依旧绵延不断。当年的舞美设计易立明作为新蝉戏剧中心的导演于11月30日在中间剧场推出了对迪伦马特《罗慕路斯大帝》的演出,与上世纪90年代林兆华的剧场实验相比较,易立明版在表现形式上中规中矩相对保守,但也正是用活鸡上台这种极端写实的手法,演出这部近乎绝望的寓言剧,表达形式上的错位反衬出一种即兴喜剧的荒诞感,造成在荒谬中再现现实的剧场效果。用悖论的世界观进行舞台创作的迪伦马特一直相信,一出戏不是为了人物的某一种观点而存在,而是包含多种观点。这种在戏剧赋格形式下完成的作品有着先天的优越性。借助中国观众的创造性参与,在“讽刺性共鸣”中,满足了对于戏剧传递思想和在思辨中批判的深度渴望。

  2018年10月18日,是《酗酒者莫非》受邀老舍戏剧节在北京的首场演出。这部舞台作品由驱动文化传媒出品,首演于当年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主场天津大剧院。中国作家史铁生的中篇小说《关于一部以电影做舞台背景的戏剧之构想》和作家真实的人生写照无疑是《酗酒者莫非》这部戏剧作品产生的素材和资源,在《酗酒者莫非》这个全新的舞台上,我们看到的是作家史铁生与导演卢帕、主演王学兵的精神对话。卢帕舞台写作的天才,赋予了它强大的在场感。对戏剧节奏异常敏感的卢帕把戏剧特有的时空局限转化为一种独到的剧场艺术。

  还有一些体制外的原创因为篇幅无法归类没有进入本文,比如金士杰的《演员实验教室》和李建军的《大众力学》。

  2018年,中国戏剧在剧目生产与剧场实践中呈现出的形态各异的创作背后,无疑是东西方戏剧观念交流、碰撞、对话、对驳的结果。这一年中演出的代表作品、发生的重要事件、戏剧人的态度和观念,作为中国戏剧的路标,值得传播和记录。

  2018年1月21日北京驱动传媒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铸剑》,对鲁迅先生《故事新编》中的同名小说进行舞台重现。导演亚日那来自波兰,风头正健。中国观众熟悉他的《殉道者》和《4:48精神崩溃》,在亚日那眼中,鲁迅小说《铸剑》的意义在于探索到了人性——“人们在所追求的价值和生命的价值之间作出了衡量”。亚日那的《铸剑》将事件放在2035年到2040年,导演设计的互相撕咬争斗的三个头颅分别由中国演员、波兰演员和黑人演员扮演,“象征着未来世界文化的融合”。这出事先被媒体称为“以快意恩仇烈血忠骨和高科技文明的互斥间离,重塑人物造型,致敬人类血气方刚义薄云天的新视觉戏剧”,以亚日那永恒重生结尾的西方普世价值诠释,引起中国戏剧评论家林克欢的质疑。

  《一句顶一万句》《繁花》《平凡的世界》和《酗酒者莫非》,舞台因为文学的观照有了深刻的面貌。戏剧文学体现了存在的本质,舞台开始叙事和抒情。借用作家刘震云对什么是文学的概括:文学就是要出现在生活停止的地方,感觉停止的地方,情感无以表达的时候。

  对经典的不断演绎实际是世界戏剧的大势所趋。客观上看,排演经典省去了在选择题材上可能的失算。迪伦马特就说过,人们对题材处理的兴趣强过对题材的兴趣。通过舞台诊断时代弊病灵魂顽疾的莎士比亚戏剧,作为人类文明的巨大的文化资源常演常新也是这个道理。2018年国家大剧院与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合作,采用皇莎审定的新版中文译本制作了《暴风雨》《哈姆雷特》等经典莎剧。据皇莎艺术总监格雷戈里·多兰介绍,本次推出的三部莎剧是皇莎剧团莎士比亚舞台本翻译计划中的一部分,这个计划以2023年莎士比亚《第一对开本》出版400周年为期,“旨在创作出一套适合戏剧化呈现,便于演员演绎、普及观众欣赏的莎剧新译本。”提姆·修普是《暴风雨》的导演。他认为《暴风雨》这部戏总是充满着惊喜,它展现着“我们是谁”这个命题。11月28日,李六乙接棒执导的《哈姆雷特》登场,28年前在林兆华版中扮演掘墓人的胡军取代濮存昕出演新一代丹麦王子哈姆雷特。胡军说:每一代演员都是哈姆雷特的接班人。

  《罗慕路斯大帝》剧照 阮熙栋摄

  4月20日,刘震云站在国家大剧院《一句顶一万句》的舞台上,感谢导演牟森用古希腊戏剧和现代派的手法,诠释出了这些在生活中被忽略的底层中国人的心事和肺腑之言。牟森的舞台造型浓缩了作家刘震云笔下乡土中国的巨大身影。只是他给演出找到的救赎的主题,使得舞台上的歌队主要承担唱诗的功能,单摆浮搁,难以形成原作复调的壮阔。对于刘震云这部“围绕语言展开的中国乡村纪事”,阅读时那种欲罢不能的语言快感在观看中消失了。叙述的逻辑和魅力如何转换,这的确是给舞台改编提出的难题。如何把“说”这个小说《一句顶一万句》中富有魔力的核心动作,转换为舞台上主要人物的贯穿动作?好在台下观看台上“那些一句并不顶一万句的人的一句顶一万句”,这场景本身就有自带气场的革命性。

  《行者无疆》剧照 王婧摄

  作为常态的引进剧与跨文化合作

  作为文学的戏剧与作为戏剧的文学

  2018年底,北京人艺重演田汉的话剧《名优之死》,试图通过今天的解读开拓出更多的舞台展示空间,在原有的架构内,丰富作品的表现力,让沉睡的戏剧作品重新登台。相对《名优之死》的开放态度,人艺对易卜生《玩偶之家》的排演,古旧保守的风格阻隔了与当下现实本来存在的潜在关联。演而优则导,是北京人艺鼓励戏剧生产的独有方式,在这种机制下,王斑第一次作为导演完成了对俄罗斯剧作家普图什金娜《她弥留之际》的演出。班赞以他艺术的直觉在小剧场中演出了英国剧作家彼得·谢弗经典剧作,这是《伊库斯》获得正式版权的首次演出。何冰首次导演了法国剧作家洛里安·泽勒的作品《陌生人》。

  经典作为新剧场的对话者和激发者

  9月21日首演的《船歌》是国家话剧院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剧目。剧中主人公是编导姜涛、刘深深入生活依据原型进行创作的结果。这个戏的愿景是要以深圳一个小渔村中人物命运的变化来反映时代的变化,显然,这类原创话剧依据的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戏剧创作模式,有明确的立场和对“戏剧有能力反映这个世界”的信仰。

  李六乙版《哈姆雷特》剧照 李春光摄

  文学对舞台的占领是2018年中国戏剧一个重要现象。陕西人民艺术剧院在成功推出对陈忠实的《白鹿原》、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两部获得茅盾文学奖小说的演出之后,着手改编柳青的《创业史》。对剧场史诗的热切向往既是时代要求又是一种艺术自觉。

  这些引进的剧目对应着世界戏剧新形态、新趋向和新潮流。从英国国家剧院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的《深夜小狗离奇事件》到第六届乌镇戏剧节上法国卡斯特剧团演出的《神奇理论》,上海大剧院演出的罗伯特·威尔逊的《睡魔》,先进的科技手段与剧场艺术的结合,成就了科学时代的戏剧。在这样的剧场中,充盈着崭新的美学。

  相较市场的需求和调控,2018年中国戏剧更多还是一如既往地延续着以政府和相关艺术生产机构组织的常规展演带动演出的节奏。如文化和旅游部全国优秀现实题材舞台艺术作品展演,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的“北京故事”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全国人民艺术剧院话剧邀请展”是国家大剧院于今年为地方国有戏剧院团陕西人艺、辽宁人艺、天津人艺、四川人艺搭建的演出平台。以不同口号命名的戏剧节以各自的主题聚集力量,乌镇戏剧节的实验先锋多元与老舍戏剧节强调的文学精神的舞台重生形成一种南渡北归的局面。“重释经典”和对文学作品的“舞台改编”,则是以不同的创作方式贯穿2018年最有生机的剧场创作空间。这两种方式激活了文本、导演和演员。

  为庆祝改革开放40年,文化和旅游部在全国联动展演优秀现实题材舞台作品,参加展演的有国家话剧院的原创话剧《谷文昌》、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复排剧目《小井胡同》、承德话剧团的原创话剧《赛罕长歌》、内蒙古自治区话剧院的原创话剧《大国工匠》、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的《工匠世家》等。重大题材决定论是当下原创戏剧的创作前提,先进事迹、杰出人物、当代英雄、文化名流都是剧院首选的创作任务。不管是湖南的《十八洞》,云南的《独龙天路》,还是江苏的《张謇》,黑龙江的《萧红》,戏剧内容直接对应历史进程中典型的事件、真实的人物。因此,处理好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关系成为原创戏剧生产必然要面对的课题。谷文昌的扮演者辛柏青有句话说得特别对:“要让人物落地,艺术真实不等于照搬生活。”因为戏剧创作就是一个通过语言和舞台来征服材料的过程。

  原创话剧中的国家记忆与时代命题

  《特赦》剧照 粟国光摄

  2018年中国戏剧演出:内容生产与观念呈现

  《一句顶一万句》剧照 塔苏摄

  对2018年中国戏剧演出的盘点,依据的是本年度传统意义上的话剧创作和融入舞台新观念的剧场实践。“原创话剧”“舞台改编”与“重释经典”无疑是当下中国戏剧内容生产的三个层面。

  主演:张懿曼、黄澄澄等

  注:按演出时间排序

  易立明是国内少数几个极富幽默感和创造才情的戏剧人之一,在其执导的《帝国专列》、《秦国喜剧》等作品中,我们已一再领略了他对历史及更广泛的现实的反讽意识。在《罗慕路斯大帝》的演出中,舞台布景稳定的对称结构,表现的是一个颓败、荒芜、混乱的巨型鸡舍。帝国的文武大臣几乎都从舞台两侧有如鸡笼入口低矮、逼仄的门洞进进出出。易立明无意将罗慕路斯形塑成一个窥破生死、大义凛然的圣者,也无意从中钩索出什么深在的道理来。面对历史的荒诞,喜剧是我们的权利。与其使观众义愤填膺,莫若让观众哈哈一笑。——林克欢(戏剧评论家)

  央华戏剧在2018年底推出的中文版《犹太城》,体现了商业剧目兼顾历史厚重感与跨文化思考的魄力与勇气。与犹太民族一样历史悠久的中华民族本身也经历过苦难深重的漫长岁月,然而“大型诉苦,相对泪垂”并不是将这部戏搬上中国舞台的目的。相反,制作方请剧作家约书亚·索博尔来中国担任导演,经过三个月密集排练之后,我们看到的是一台闪烁智慧与狡黠,借助歌舞与激辩,直面困境与选择的戏剧,生命力在死亡笼罩的每一个瞬间迸发。——尚晓蕾(戏剧译者、剧评人)

  时间:2018年9月6日-8日

  《演员实验教室》就是兰陵剧坊40周年再度聚到一起,演绎1983年曾经上演过的旧作。相比起1983年第一版,此次虽然在内容上已有所变化,但用的是同样的创作方式,有着鲜明的兰陵剧坊初期创作特色。十四位演员,每个人一个故事,在舞台上用最简单的剧场手段以最真诚的方式袒露自我,来让自己和当初进行一次跨时空的对谈,与观众一起享受剧场带给他们的感动。——杨小乱(剧评人)

  翻译:叶廷芳 导演:易立明

  米罗·劳《轻松五章》

  主演:克里斯托夫·格温达、英戈·许尔斯曼、埃娃·梅克巴赫等

  李六乙《哈姆雷特》

  易立明《罗慕路斯大帝》。主办方供图

  主演:胡军、濮存昕

  导演:李六乙

  时间:2018年7月7日-7月8日

  巴黎城市剧院《围城状态》。主办方供图

  原著:亨利克·易卜生

  演出:法国巴黎城市剧院

  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人民公敌》。Christoph Gawenda 摄

  主演:奈拉·萨维森科等

  地点:中间剧场

  李六乙《哈姆雷特》。王小京 摄

  导演:金士杰

  米罗·劳《轻松五章》。主办方供图

  央华戏剧《犹太城》

  立陶宛OKT剧团《海鸥》。王雨晨 摄

  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人民公敌》

  编剧: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

  主演:孙强、安娜伊思·马田、冯宪珍、闫楠

  地点:国家大剧院戏剧场

  立陶宛OKT剧团《海鸥》

  编剧:威廉·莎士比亚

  兰陵剧坊《演员实验教室》

  导演:玛丽安妮·艾略特

  导演:司徒慧焯

  1948年,奥威尔写出了《1984》,加缪写出了《围城状态》,从此人类要不停地重读和重演它们。加缪的剧作是一部哲学寓言剧,展现人类在失去上帝、意义和希望的荒诞处境中,所处的不同状态。导演德玛西-莫塔把多人歌队合并为一个角色,删节了部分论说性台词,运用影像、面具、歌舞和反生活化表演,以轻快顿挫的节奏和黑色诗意的风格,将加缪剧作的哲学力量“不费力”地传递到观众心里,激动人心的舞台诗,为我们所有人而写。——李静(作家)

  时间:2018年9月21日-23日

  时间:2018年5月24日-27日

  香港话剧团《亲爱的,胡雪岩》

  时间:2018年11月30日-12月2日

  地点:天桥艺术中心

  地点:天桥艺术中心

  时间:2018年11月16日-17日

  香港话剧团《亲爱的,胡雪岩》。主办方供图

  导演:米罗·劳

  地点:北京保利剧院

  巴黎城市剧院《围城状态》

  时间:2018年10月5日至6日

  导演:伊曼纽埃尔·德玛西-莫塔

  人物身着唯美而无年代的宽袍大袖,以舒展诗性的姿态,走过复杂深邃、矛盾重重的精神旅程。这是重寻“大写之人”的努力。这种努力非常烧脑,非常微妙、卓绝,是这个世界不折不扣的异数。希望这种超越性的精神之力永远存在,而不被轰轰烈烈的“接地气”之声所淹没。——李静(作家)

  原著:阿尔贝·加缪

  地点: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

  哈姆雷特、罗慕路斯、斯多克芒:宿命的另一种阐述

  易立明《罗慕路斯大帝》

  长久以来,“如何看待《海鸥》的喜剧性”是学院派话语中经久不衰的话题,对这个话题是否感兴趣,能否头头是道地发表一篇议论,几乎可以成为学院派血统是否正宗的判断标准。然而,迄今为止,笔者并没有听到过一篇令人心悦诚服的论说,倒是立陶宛OKT剧团的演出版,令我们眼见为实地见证了《海鸥》可以是一出地地道道的讽刺喜剧。——安莹(剧评人)

  2018年的戏剧作品,让我们惊喜看到多部对经典文本令人惊艳的现代解读。易立明的《罗慕路斯大帝》用荒诞喜剧对宿命做出另一种阐述;李六乙重聚曾经的“哈姆雷特”组合胡军、濮存昕,为这部经典莎剧送上了一个诗化的舞台;原版引进的舞台剧《深夜小狗离奇事件》为北京舞台锚定了一个大都会该有的引进水准;而米罗·劳的《轻松五章》则展现了纪录剧场的特有价值。

  央华戏剧《犹太城》。李晏 摄

  导演:约书亚·索博尔

  地点:首都剧场

  编剧:潘惠森

  地点:国家大剧院戏剧场

  英国国家剧院《深夜小狗离奇事件》

  兰陵剧坊《演员实验教室》。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新京报最艺术演出榜年度人气戏剧 《月亮的南交点》 154票 数据统计源自新京报App投票

  编剧:约书亚·索博尔

  导演:奥斯卡·科尔苏诺夫

  还原了上世纪90年代引发比利时举国震怒的娈童杀人案的始末,这是部非典型的“纪录剧场”。该戏舞台语汇虽是干脆直白的新闻语言,但与《共同基础》等纪录剧场相比,所使用的文献资料并非历史档案等第一手资料,而是模仿纪录片“真实再现”手法。由成人出演的片段在大屏幕上放映时,孩子们先被要求机械复演,继而深入理解角色。此种用赤裸的拷问提醒社会不可泯灭良知,是纪录剧场的特有价值。——梅生(剧评人)

  时间:2018年3月14日-17日

  话剧版改编自马克·哈登2003年出版的同名小说。导演玛丽安妮·艾略特带领《战马》原班团队,以灯光音响多媒体效果与演员们的肢体剧场技巧紧密配合,围绕着主人公营造出了孤独症患儿的心理空间,是叫人应接不暇的“舞台奇观”。演出很能代表英国主流戏剧水平和标准。在2018年这个相对贫乏的演出年份,该戏为北京舞台锚定了大都会应有的引进水准。——安莹(剧评人)

  时间:2018年11月28日-12月5日

  时间:2018年11月9日-11日

  地点:国家大剧院戏剧场

  地点:天桥艺术中心

  导演:托马斯·奥斯特玛雅

  改编:弗洛里安·博希迈尔

  原著:马克·哈登

  演出团体:兰陵剧坊

  主演:潘灿良、刘守正

  这版《人民公敌》,令人回味的是演出的表意与观众接受之间的“满拧”。导演的改编下,一个经典的形象倒下了,易卜生的斯多克芒所代表的精神,奥斯特玛雅已经不再相信,不仅不相信,而且不无恶意。他们利用导演提供的互动时间,礼赞着舞台上被彩弹攻击已然“五颜六色”的斯多克芒。这种令人惊愕的南辕北辙,让这场演出变得富有意味。——麻文琦(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教授)

  ★新京报年度华语最佳

  戏的节奏非常流畅,三十场戏演下来毫不拖泥带水。林克欢老师的评论文章中,非常准确地提到了这个剧中两场关键性的情节场面:“黑洞”与“祭鹿”。这两场戏是对胡雪岩精神追求的一种隐喻。究竟该如何把握编导者意欲呈现的胡雪岩的精神世界?所谓“祭鹿”是一种自我的牺牲,是“明知不可为而为”,是对传统“中庸哲学”的反叛。——彭涛(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主任)

  演出:CAMPO艺术中心,IIPM,德国柏林苏菲娅萨勒剧院

  英国国家剧院《深夜小狗离奇事件》。Brinkhoff Mgenburg 摄


End
    本文地址:http://www.ecshopzone.com/guanwangtoutiao/2019/0714/86.html
    声明:本页信息由网友自行发布或来源于网络,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本站只为传递信息,我们不做任何双方证明,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文章内容若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 © 2019 ag8官网资讯博客 www.ecshopzone.com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