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 > 官网头条 >

[李晗]爱情若只是初见,你会心动吗

  当我说爱你的时候,你会不会也很爱我,你和我今生已经无缘,但如果有来世,我愿陪你一直到老,用我的爱去温暖你,当我说爱你的时候,就像大地对春天的爱恋,像春风像春雨,因为我不会轻易地说爱你,也不会轻易让别人知道我爱你,惟有那簇火红的花蕾知道。

  那天,梁小菲然是哭闹够了才离去的。分别的时候,李晗对梁小菲然解释说:“我的梦想是自己闯下一片天地,所以我不能留下。”

  梁小菲然两颊粉红,一路小跑地往下赶,来到对方面前的时候已有几分喘了。

  梁小菲然听到有声音来自下面,就低头往下看,这时才发现天桥下紧邻人行道边,一个穿白色T恤的大男孩儿像一尊雕塑正昂头挺胸僵硬地立在那里,一张俊秀白皙的脸正仰向她。

  梁小菲然至今仍然记得,那天,她穿白色的裙子,美丽得像个公主。她看李晗的身样子有些痴痴的,当李晗发现她,然后迎出来时,她脸上的表情还僵在那里。

  经过一个夏天、秋天和冬天的漫长洗礼,梁小菲然觉得李晗的事业像他们的感情一样,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果真,回去后,梁小菲然动用了所有的智慧和所有的关系,帮李晗的“大学生辅导中心”做宣传,拉生源。她请了教过自己小学的老师在学校里发传单,还发动一帮死党,到各个小区里张贴小广告。弄得大家都以为她是幕后老板。

  后来,李晗就把她请进去,好奇地上下把梁小菲然打探半天,问,今天怎么打扮成了这样子,像个天使似的?梁小菲然就很自然的把脸仰了仰,有些撒娇地说,这样子不更像一个老师吗?

  不记得他们分手的时候,各自是什么表情。梁小菲然坐上公交车,一脸忧伤地往回赶,她没有回头看,她怕李晗看见自己泪流满面的样子。

  为了显示自己请客的诚意,李晗那天把自己灌醉了,然后拍着桌子大声说:“梁小菲然,你记住。我李晗早晚是要发的,等我当了大老板,决不亏待你。现在,就是收再少的学生,我也要请你吃饭。以后,我们就是哥们了。”梁小菲然听得牙齿有些痒痒,不过李晗的话挺感动人,忽悠得她后来差点掉眼泪。梁小菲然只好说是,然后把头点得如小鸡啄米

  梁小菲然再次来上课的时候,把李晗拉到一边小声说:“怎么搞的?就这几个人?给我发工资,你吃什么?”

  从商场里出来正值中午,她一无所获,有些无聊,便登上十字路口的过街天桥,站在上面,四处眺望。渴了的时候,她买了一桶冰激凌,走到半腰处,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填

  梁小菲然再次见李晗的时候,是一个周末。上次分手,李晗问梁小菲然大学学什么专业,有工作么,有没有兴趣到他那里做一名讲课老师。梁小菲然没有回答他。她总不能说自己是大学里的一个逃兵吧。

  “算了。你帮我把剩下的广告单给分发了吧。”男孩儿四处看了看,用手扯了扯后背被汗浸透的衣服有些无奈地说。

  “先生,怎么回事儿?我在上面吃,怎么会掉到你的衣领上呢?”梁小菲然一开口就把对方呛得有些发懵

  那天走的时候,梁小菲然答应帮李晗,关于工资的问题以后再谈。李晗就感恩戴德的非拉梁小菲然到一家大排档吃饭。看着他小财迷的样子,梁小菲然突然想笑,却笑不出来。

  夜的冷风在她下车的一瞬间,突然扯开了她胸前的风衣,她低头看见自己红色风衣的第二颗纽扣处的位置空荡荡的,被风鼓起一个大口子。风灌进来的时候,她感觉胸膛冰凉冰凉。

  在宿舍楼门口,她把李晗的风衣脱下,然后借着楼道灰暗的灯光笨拙地缝一颗纽扣。

  “怎么说话呢?你没看今天风特大吗?我这衣服还怎么穿,你说怎么办吧?”对方怔了一下,很气愤地回应。

  转年四月,梁小菲然决定大干一场,李晗却突然莫名其妙地决定关掉那家辅导中心。他打电话过来告诉她,梁小菲然就一脸疑惑和不解

  李晗丝毫没有觉察到梁小菲然的出现。抬头突然看到泪流满面的梁小菲然时,李晗就有几分震惊。他站了起来,搓着手说:“如果你不愿意,那个店就交给你吧。反正你来之后,就没怎么拿工资。这就算是给你的报酬吧。”

  这时,梁小菲然看见李晗的风衣被风吹得向后抖动,而胸口处被风鼓开一个小口——那是衣领下第二颗纽扣的位置。

  他们并肩一路沿着街道前行。沉默的气氛有些压抑。走累的时候,他们在一个公交站牌前站定。梁小菲然站在李晗前面回望远方,看远处大学校园门口四散开来出去的学生,忽然就生出几分别离的伤感,而李晗则迎着风站立,朝向她,很近

  梁小菲然终于决定不再去看李晗时,李晗却忽然打电话过来,说想在毕业前约梁小菲然见最后一次面。

  她打车到大学城的时候,天已很晚。宿舍楼上早已亮满了灯。她没有上去,在宿舍楼下,大声唤李晗的名字,引来一宿舍楼的人探出头来看。

  又是许久沉默后,梁小菲然决定等返程的车来了后,坐上回家。

  回去的路上,梁小菲然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种一粒爱情的种子,来年春天的时候,究竟会不会发芽?

  一路上李晗说说笑笑,送梁小菲然回家,到家门口转身要走的时候,他不知道忽然想起什么,竟然莫名其妙地哭了。

  梁小菲然到自家楼下转身上楼的一刹那,习惯性地回头望了一下。这时,她忽然又想起李晗送她回家的那个夜晚,莫名哭泣的场景来。

  走时,李晗执意要送,梁小菲然推脱说不要,李晗就一脸不高兴。梁小菲然甜蜜蜜说行的时候,李晗才露出笑脸。

  虽说是“辅导中心”,李晗的辅导班学生特少,三个班,每个也就七八个学生,还分开轮流上。

  她想,李晗是不是也种植过一粒叫爱情纽扣的种子,是不是也像她那样,在极力期盼着那粒种子能在春天的时候发芽?

  我不会轻易说爱你,也没有人知道我对你的爱意,若我的梦想始终也不会实现,我便不说爱你。

  李晗安排梁小菲然做两个年级的同步英语辅导,梁小菲然很高兴地答应了。

  爱情若只是初见,你会心动吗

  “那,那,我帮你洗了吧?”梁小菲然再次说话的时候就收敛许多,连嘴巴也有些结巴了

  梁小菲然见到李晗的那天,天格外热。是夏天,周末。

  那个场景,有些蹩脚,但后来常常被梁小菲然想起。走时,她才知道,站在面前的这位大男孩儿叫李晗,在本城某个大学读书,大三。

  一个周末的下午放学,李晗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招呼辅导中心所有的老师出去吃饭。

  这时,梁小菲然才发现这位高大英俊面容白皙的男同胞,此时怀里正抱着一大堆红色和黄色纸张的小广告

  李晗就笑了:“要是人多,我还会到闹市区去发小广告吗?你可知道抓住了是要罚款的。”

  李晗的话刚说完,梁小菲然就哭着用拳头砸他的胸。梁小菲然有些歇斯底里地吼:“你以为我帮你就是在乎你的钱吗?你忘了,你答应过我,没人收留我的时候,你会收留我的?”

  那天,梁小菲然早早起床,然后手执一张写有地址的纸片,搭车到大学城四处寻找一家叫“大学生学习辅导中心”的培训学校和一个叫李晗的老板。在一家川菜馆子附近的出租屋楼上,一间教室一间教室找过去,最靠里面的一间教室里,她终于找到了挂了简陋牌子的“大学生辅导中心”。透过玻璃窗,她看见李晗此时正兴致勃勃口若悬河地给小孩子上数学课。

  梁小菲然赶过去看他,宿舍门开着,她看见李晗正坐在床沿边伏案撰写自己的简历,一笔一划,格外认真,一边写还一边一本正经地和宿舍的弟兄商量着去广州的事。

  那个中午,直到十二点,梁小菲然才把手里的小广告发完。坐在一旁休息的“男同胞”走过来,拍一拍她的肩膀说:“好妹妹,你家有孩子需要学习辅导吗?”

  记得一次,梁小菲然领李晗到她爸爸的物流公司去玩,她爸爸亲自对李晗说:“如果你愿意过来工作,我双手欢迎。关于工资的问题,你来定。”这时,她就看见李晗的眼神里闪烁着激动兴奋的亮光。

  那次饭,一直吃到晚上七点多才散了。李晗在饭桌上对梁小菲然说了无数的感谢话。

  那颗纽扣是心脏的位置,她不知道,此刻,李晗能不能感受到那颗红色纽扣带来的温暖。

  梁小菲然收起遮阳伞,四下张望了几下,笑了,是有风,像刚刮起来的,这时又没了。要不这个问题怎么解释呢。

  梁小菲然忽然愣住,呆滞许久后,脸上抽动了几下,扑哧笑了——发了半天,她竟然不知道小广告上面写的什么。

  梁小菲然就转身反驳:“那只是你的借口吧。”

  让梁小菲然没想到的是,这些措施很凑效。再次见到李晗的时候,她看见李晗脸笑得像朵花。而梁小菲然的嘴巴却起了泡。

  李晗后来一直说要好好感谢梁小菲然。这让梁小菲然感觉很不爽。李晗说,一直不知道怎么感谢你,那请你吃饭吧。梁小菲然就笑,说,我可不想再去海吃海喝了,吃肥了,本小姐嫁不出去怎么办?难道你管收留?李晗就笑,说,好呀!没人要,我收了。

  梁小菲然知道自己已经沉沦进李晗的“事业”里了,而李晗有女朋友的传闻,梁小菲然是后来才听到的,只是她很自信。

  思考了两周后,梁小菲然终于决定会一会他,因为她觉得李晗这人还挺有趣儿的。

  “小姐,请注意些。怎么搞的!”

  约会那天是四月末,傍晚,太阳西下,风吹得很凶,有丝丝凉意。李晗从学校出来,裹着一件黑色风衣,而梁小菲然穿一件崭新的红色风衣正站在大学城的一个路口等他。

  梁小菲然不太明白那次李晗为什么会哭,后来问过他,可李晗一笑了之闭口不答。交往久了,后来梁小菲然才知道,李晗一直有一个当大老板的梦想。她的帮助,或许是让他距离梦想更近了些吧。

  到家的时候,天已漆黑。她向母亲要了针线,又飞奔出去。


End
    本文地址:http://www.ecshopzone.com/guanwangtoutiao/2019/0713/81.html
    声明:本页信息由网友自行发布或来源于网络,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本站只为传递信息,我们不做任何双方证明,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文章内容若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 © 2019 ag8官网资讯博客 www.ecshopzone.com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