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 > ag8平台 >

[江雪瑛]乔氏兄弟争夺家业,潘大掌柜送信江雪瑛

  “这些日子我是死过一回,现在我又活过来了,人活在这个世上,没有银子是万万不能的。你错了,翠儿,我不是跟乔致庸赌气,我是跟我最恨最恨的银子赌我一辈子的命!”“你们乔家可以为了银子绝情娶人,我就不可以为了银子嫁人吗?”

  自古以来,诗经里有怨妇诗,到“问世间情为何物”的雅文化,以及武侠小说等的大众文化,比如被《倚天屠龙记》中被张无忌抛弃的周芷若,古今中外无数经典爱情故事中无不存在这样的痴情女子。

  《乔家大院》江对乔的爱情:纯粹、感性,不易在人间存活。她释放的是男女之间纯粹的两情相悦不顾及他人的爱情,如果得以绽放,必是至美的风情。 难道真是天妒红颜,一语成瀣,上天对多情的美人儿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自虐的惩罚的确让乔致庸留下了一生的内疚,但“内疚”带不来破镜重圆。恶魔渐渐引她从一个纯情的少女蜕化为人皆避而远之的复仇机器,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几近疯傻,以报复作为存活下来的唯一要义。

  乔致庸为了家族的利益,不得不另娶他人。

  以至于后来在他拥有了何家巨额资产,看到银库里那白花花的银子之后再一次昏厥,连憎恨的表情也没有了,她面如土色,她发出嘲讽般的吼叫,“我有银子了。可是一切都太迟了,太迟了。”

  她终于给了他要害的一击,却也击碎了自己所有生存的意志,却也击碎了自己所有生存的意志。

  当得知乔致庸要娶富家小姐陆玉菡的消息后,她的心一下子被抽空了,她倒在地上,两手向上,如颠似狂地哭喊:“财神爷,你老人家告诉我,这是人间还是地狱啊?”翠儿和李妈冲进来,合力将昏迷不醒的她抱出去,大病了两个月。失恋后的江雪瑛还有一颗善良纯真的心,那时的她身上还留有一点生生之意。

  大帅再次下命令要求莲花保护乔映霁安全过江,殊不知,莲花竟也与乔家有血海深仇,本来是仇人,现在却要自己来保护她,莲花甚是觉得讽刺,但奈何军命难违,又关乎着国家未来,只能放下自己的家恨情仇了。

  乔家两兄弟将争吵延续到了自家的屋顶上,两人你说一句,我回怼一句,平时一个个都不务正业,没想到吵起架来这样出挑。二十七叔望着争吵不休的两个兄弟,很是费脑筋,无奈的求助潘大掌柜寻个办法。潘掌柜嘴上搪塞着,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是,出了门,就让下人带自己去老东家的书房,看得出,对这件事情,潘大掌柜很是上心。

  王掌柜究竟能用一天的时间凑齐这二百万两的银子吗?

  在渡江的船上,乔映霁向莲花和盘托出了筹措二百万两现银的难度,要求莲花一定要全力配合自己,乔映霁到底有什么秘籍呢?这时候大帅的部下也料想到乔映霁借不到银子并告诉了大帅,部下又细细分出了两种可能,其实他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要前去杀了乔映霁,结果大帅并没有想杀乔映霁的打算,只是派两人前去跟踪,这位部下见杀人无望,便再要求大帅下一到密令,到时可以借莲花之手除去乔映霁。不料,二人在船上商量时被拉斯普汀盯上了。

  潘为严已经有四五年没再到这个书房里来了,想当初几个好友聚在这抵足品茗,商讨大事,是那么快活。再来这里时,却已经物是人非。潘大掌柜给老东家乔致庸上了柱香,表达了自己一个人对这件事情的无能为力,也表达了天下将要大变的无可奈何,这其中潘大掌柜提到了一个她,并提到了只有她能再次救乔家,这个她是谁呢?为什么是再次?

  潘大掌柜来老东家的书房好像是要让老东家获得同意允许自己去求助那个她,所以乔致庸与那个她又有什么纠葛呢?潘大掌柜写了一封信让下人送去榆次何家交给江雪瑛老姑奶奶,并再三表明不要让别人看到,看来这个她就是江雪瑛老姑奶奶了,这究竟是何许人也?

  乔映霁带着革命军直接来到了自家的票号大德通,找到了王掌柜,原来乔映霁想出的办法竟是拿自己的命做赌注,用自己的命威胁王掌柜,王掌柜想走正常的借款步骤需要三天的时间,结果莲花只给出了一天的时间,不然就要乔映霁的命。

  乔致庸乐善好施,乐于助人,会在当地黎民百姓受灾受难的时候第一时间伸出自己的援助之手,当地许多民众都很尊敬乔家,也受过乔家的恩惠。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有几名意大利修女从太原逃到了乔家大院,后被心善的乔志勇掩护者送到了河北救援地。当时意大利人为了感激乔致庸特地赠送了他一面意大利国旗。这面意大利国旗也在日本侵华的时候救了乔家大院一次,因为意大利当时是日本的同盟国。后来在文革时期,当地的百姓为了感恩乔家的恩德,谁也没有对乔家大院动过一砖一瓦,当地群众反而积极着维护乔家大院。

  我们看过电视剧《乔家大院》,里面的剧情主要描述是有关于中国近代历史上有一个比较有名威望的大家族史,这座大院承载了数百年的历史,在此期间家族有过名门望族的贵气与豪气,落寞世家的落魄和荒凉。这部电视剧也反映了晚清时间中国的现状,许多家族都在这个时期遭遇到了严重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

  乔家大院占地面积约为1万多平方米,相当于某个小的海岛的总面积。现在这座大院不仅仅承载了一个家族数百年的兴荣历程,而且现在也变为国家最珍贵的历史文物,它是晋商大户人家的典型代表建筑。

  乔致庸是一个心怀诚心、能说善道、乐善好施的成功大商人。为何说他是成功的商人?是因为他在与别人打交道,经商的时候特别强调诚信经营,不卖假货,不赚黑心钱,更不会弄虚作假以次充好;同样乔致庸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家族组族长,在自家方面非常的严厉和严谨,对自己以家族人员的教导直接规定了六项家规,不纳妾,不吸毒,不念浦,不赌博等规定。这些对内对外的严谨态度都让乔家获益匪浅,这也让乔家一次次安全渡过了危机。

  还好孙茂才赶来了,他拦截下乔致庸的马车,告诉他前往恰克图售卖茶叶的事宜都准备好了,何时出发?这时乔致庸才“如梦初醒”,原来自己有家有老婆有小孩,还有一堆伙计要养活,还有大生意要打理,有远大前程等他去闯荡。于是他毅然决然的下了马车,跟着孙茂才回家去。

  一两年后,乔家依靠从陆家借来的银子,生意起死回生。有了银子,乔致庸打算重新疏通茶道,他到武夷山贩茶打算运到恰克图售卖,扩大乔家生意。历时大半年他终于从武夷山将茶叶顺利运回山西,回到家正好赶上老婆陆玉菡分娩,此时的乔家真是双喜临门啊,乔致庸更是意气风发!但是江雪瑛就比较凄惨了,她为了跟乔致庸赌气,嫁给了何家大少爷,一个家财万贯,却长期抽大烟,濒临死亡的年轻男人。

  雪瑛过门后不久,何家少爷就杀手人寰,去往天国了,江雪瑛年纪轻轻,新婚不久却成了寡妇。乔致庸得知此事后,非常担心雪瑛,但是又不敢前往何家看望她,于是他想到了那间小庙,就是当时他们一起前往太原考恩科时路过的小庙,并且还在那间小庙里约定终身。乔致庸前往小庙,果然江雪瑛也在那里,江雪瑛因为情绪低落,加上休息不足,晕倒在庙里。乔致庸将她抱到马车上,江雪瑛逐渐苏醒,看到自己躺在魂牵梦萦的情人怀里,便情不自禁的亲吻了乔致庸。两人一翻缠绵后,江雪瑛要求乔致庸带她离开,此时已为人父的乔致庸竟然答应了。

  电视剧《乔家大院》,乔致庸为挽救乔家生意,无奈之下抛弃青梅竹马江雪瑛,娶了陌生的陆家大小家陆玉菡。结婚当日,乔致庸嫂子让他去见雪瑛,这样的见面当然是为了给彼此作个了断,让彼此开始新的生活。乔致庸当时问他嫂子难道不担心他去见雪瑛后一去不返,与之私奔。不仅他嫂子相信乔致庸不会那样做,乔致庸自己也清楚自己不会那样做,因为那时他大哥刚死,乔家生意一团糟,他既已同意结婚,就定会尽全力挽救乔家生意。所以不可能在结婚当日,银子还没借到手,乔家生意还未好转他却与雪瑛私奔。

  如果孙茂才当时没有赶来拦截,那乔致庸就真的带着江雪瑛私奔了。也许乔致庸答应带江雪瑛离开是出于同情,此时她对江雪瑛的爱应该已经比不上对陆玉菡的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出一个人在环境越艰难的时候反而越理性、越能抛开儿女情长;而当他处于顺境的时候却更感性,更任性,更受儿女情长的束缚。也正因如此,乔致庸才会在乔家生意好转后,在自己已为人父后竟差点与雪瑛私奔。

  大爱情深似海,如同乔致庸给江雪瑛下跪之前,毫不犹豫说出:我这辈子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祖先,唯一对不起就是你。如同乔致庸临死前依旧努力探出手去,屏足气力帮助一只不能翻身的瓢虫。他确实做到了。

  早年间,当江雪瑛情意绵绵穿上一件亲手缝制的大红色锦缎嫁衣时,古朴的圆镜中却映出一个内心纠结的乔致庸。 多年后,当江雪瑛在天牢下面亲眼目睹乔致庸伸出血手捧雨水喝时,内心累积的仇恨像一堵残壁徒然倒塌。那个雷雨之夜,江雪瑛的耳边只有乔致庸呼唤她的声音。 爱之深恨之切,江雪瑛的前半生是想尽一切办法让乔致庸体会她的痛苦,却用后半生时间吃斋念佛、默默支持乔致庸也真正懂得了乔致庸。 前半生是一座坟,后半生是一间庙。

  已经记不起多少次被《乔家大院》这个剧感动,反反复复看,总也看不够。赵季平老师的配乐悠扬浑厚、格外牵扯人心,由此,山西祁县的那些久远故事像风中丝线一样柔棉,时刻缠绕着我的思路,DVD将百年前的影像清晰再现如旧梦,以致于分不清自己的前生是否与之有关,可见编剧和导演多么厉害。

  乔致庸因‘劈腿’得到陆玉菡,得到那颗翡翠白菜,得到陆老丈人垂爱,得到祁县‘相与’们的人心,由此重振家业,造福茶农,货通蒙古,赈济灾民,汇通天下。这样的‘劈腿’深情厚意、这样的男人大仁大义,值得女人用一生去恨。 牺牲个人幸福来保护家人、牺牲个人幸福去拯救苍生,乔致庸一生承受了许多‘小男人’无法承受之痛。当我想到如今很多人放弃‘爱人’选择‘富人’,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那点私欲和物质享受,由此更加喜爱‘乔东家’的作为。

  “为人之本,是胸怀天下,让天下人食有粮,穿有衣,住有房”,这是一种大爱,大爱可以春风化雨、可以落地生根。 如今多少商人可以做到大爱?多少政府官员可以做到无私呢?一百年前的晋商风采是否可以再现?一百年后的世人可以秉承可以做到吗?

  乔致庸用王维的《秋夜曲》做银票密字:“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银筝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一首诗是江雪瑛一生的写照。 失去江雪瑛的几十年漫长岁月里,是陆玉菡填补了乔致庸的平生所缺:银子,关怀,性爱,家庭,事业。 陆玉菡的生命意义就是为了这个男人而不断给予、给予、再给予。给予就是成全她自己。一份爱那么实在、那么妥贴,令人动容。 花甲之年,陆玉菡终于倒在给乔致庸送饭的途中,即便是生命的最后一段路,她也在给予中走去。那一刻风把乔致庸的衣襟吹起,遥望静静卧着的陆玉菡,垂老的眼里饱含着感动和敬意。

  如果一个男人不能那样去‘劈腿’,那么他不值得女人用一生去恨。这是晋商乔致庸给我留下最深刻的记忆。 乔致庸有才,身处乱世、卓尔不群。当乔家遇难而唯一出路是在千金陆玉菡和初恋江雪瑛这两个女人之间作出艰难抉择时,考验一个男人的试卷才真正开启。 要爱情?还是要山西削面?乔致庸最终选择了后者。


End
    本文地址:http://www.ecshopzone.com/ag8pingtai/2019/0807/259.html
    声明:本页信息由网友自行发布或来源于网络,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本站只为传递信息,我们不做任何双方证明,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文章内容若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 © 2019 ag8官网资讯博客 www.ecshopzone.com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网站地图